焦点新闻

Grid List

国际西藏邮报2019年9月26日』華盛頓 —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主席、美國國會眾議院資深民主黨議員麥戈文和共同主席、美國國會參議院共和黨參議員魯比奧,以及其他多位兩黨議員星期二共同提出《2019年西藏政策與支持法案》。

国际西藏邮报2019年9月26日』北京当局为建政70周年发表人权事业白皮书,大言不惭地假装捍卫人权,同时却有系统地大规模侵犯新闻自由。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9月16日」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日前同多位新上任的參議院議員進行會晤,介紹西藏議題後,圓滿結束了對華盛頓地區的一系列訪問行程。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9月4』【革命始起 若水之夏】「若我們接受了政府的條 件我們已死去的朋友 是不會原諒我們的」如果告訴大家,我們今晚就一起去煲底除下口罩相認,你能心安理得的參與嗎?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09月2日』據印度媒體此前報導,中共智庫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某研究員在接見訪問西藏的印度記者團時強調,下一世達賴喇嘛必須接受金瓶掣籤制度的約束,轉世在中國境內。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8月12』(看中國記者苗薇綜合報導)中共政局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危機,內有經濟衰退,外有中美貿易戰,以及持續數月的香港抗議活動越演越烈,因此今年的北戴河會議極不尋常。中國流亡富豪郭文貴8月10日爆料,一名中共元老在北戴河會議提出十大疑問,每問都指向“中共是否能撐到明年”。郭文貴認為,中共高層內部博弈進一步白熱化,“以共滅共”的最重要時刻已經開啟。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21日』中國一代代兒童所接受最大的涉民族類歷史謊言,就是文成公主。她本是藏人心中的戰利品和“慰安婦”,可是在中國歷史化妝師的筆下,這位悲慘的女人卻被美化成民族團結和雪域福音的使者。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15日』北京阻撓西藏精神領袖、第十四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對外宣傳中,有一點已經成為了國際笑柄,大意是:“任何一個國家都不能容忍流亡者以推翻該國在某區域現行的製度作為回國的條件。”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15日』中國一直在外媒報導中苦苦尋覓,像賊貓一般,找到一點點有利於自己的,就拿出來大肆宣揚,對內欺騙自己的人民。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12日』各位海外知名民運人士及各黨派、團體負責人,您們好: 中國的民主化出路,可以選擇“宮廷政變”或者“軍事政變”。軍事政變給國家帶來最少的震盪,最快解決問題,比起全國大亂損失要少很多。 (魏京生語)

1,下面这些观点和立场,仅仅是我作为一个最为普通的吃瓜群众,从自己的位置和角度所形成的对当前某些政治议题的一种解读,认同或不认同的朋友,以平常心视之即可。对我个人来说,仅仅是为了表达自己对某个社会事件或政治议题的一种理解,如此而已。

 我曾经以为中国未来的制度转型可以走这么一条路径,这是我在前面的文章中已经讲过的,先从恶性专制扭转到良性专制,再从良性专制扭转到继续由一党专制把控下的由社会上各个阶层所组成的半民主阶段,再从半民主阶段过度到宪政民主政体。

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科勒高東德林是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五個西藏定居點之一。國際西藏郵報( TPI)記者丹增措姆(Tenzin Tsomo)在印度南部卡納塔克邦的科勒高西藏定居點的特殊情況進行一系列的報導。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30日台北編譯報導』 2018年4月21日,原香港城市大學劉漢城教授(Professor Hon Shiang Lau)就1949前中國和西藏問題發表專題報告,舉證西藏在明清時期以來,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份。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25日台北編譯報導』印度南部色拉傑佛學院僧眾在日本東京連續舉行12天的西藏節活動,展現出充滿活力的藏傳佛教為世界帶來和平與和諧的傳統。這場活動是由日本西藏之家主辦。

更多故事

Grid List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8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人權觀察今天發佈報告指出,中國當局正在藏族區域假借掃蕩犯罪團夥行動,打擊其認為可疑的異議人士,壓制公民社會活動。有關當局已將某些傳統民間習俗,例如由喇嘛或社會賢達調解本地社區或家庭糾紛,都視為非法活動。

被政治入侵了的學術翻譯 ──談談《喇嘛王國的覆滅》中文版的翻譯 文/丁一夫 美國藏學家梅爾文‧戈爾史丹的現代西藏史第一卷《1913-1951: 喇嘛王國的覆滅》一書, 1989年出版以後,引起了中國藏學界異乎尋常的重視,1993年底就由藏學家杜永彬先生翻譯成中文,出版后得到中國學人的高度評價,2005年還出了新版。當代海外藏學家的著作如此迅速地翻譯出版,僅此一例。 早在1994年,就有人請時年90歲的著名藏學家柳升祺為此書中文本寫一評論。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7月24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智庫西藏政策研究所發布一篇研究報告,抨擊中國國務院在本月中旬發布《青藏高原生態文明建設狀況》。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8日」達賴喇嘛尊者於上週一(7月8日)在達然薩薩拉宮頂會見了來自俄羅斯和歐洲等國的多位教育專家,並談到了現代教育體系中成長時沾染了各種偏見,缺乏對內心情緒與慈悲價值的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