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敬佩泰國佛教徒的生活方式,就像我看到的那樣。 今天,你們即將再次展開第三次世界和平之旅(Dhamma Pad Yatra),將從這裡到達拉達克列城,我很高興能夠歡迎大家,並為大家提供午餐。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6月10日台北編譯報』在為青年藏人舉行為期三天的教授之後,達賴喇嘛尊者6月9日早上在其官邸附近的藏傳佛教主寺廣場會見來自各地的訪客;估計約有1200人,包括來自印度和海外約1000名訪客,以及200名藏人。 尊者在入座前,先與各團體合照。

尊者注意到,許多坐在他前面的與會者曾出席剛剛結束的三天教授,所以應該沒有多餘的話要說。 不過,尊者在邀請與會者提問之前,首先發表一些談話。「之於藏傳佛教,非常重要的那爛陀傳統充分運用了邏輯和推理。包括求證佛陀說什麼、以及他為什麼說。 這種求證的結果,將帶來更清晰和更堅定的理解。 由於他們檢查了佛陀的教言記錄,例如龍樹菩薩(Nagarjuna)和月稱論師(Chandrakirti)等那爛陀大師,他們宣稱其中有些無法從字面上接受,因為與推理抵觸。在偉大的哲學家和邏輯學家寂護論師(Shantarakshita)在8世紀佛教傳入西藏之後,藏人採取了類似嚴格的方法。 由於西藏可能是最接近梵文的古典語言,所以仍然在今天是我們用來表達佛教思想的最準確語言。 雖然那爛陀傳統在印度遭到忽視,但它仍存在於西藏。」

與會者的第一個問題涉及心理學,以及如何將其與佛教方法結合起來培養慈悲心。 尊者回答說,印度古代對心靈和情緒運作的知識是豐富而精深的。並重申,他正試圖振興古印度知識,因為在印度它已經被忽視了。所以,建議閱讀阿噶永津仁波切(Akya Yongzin)的《認識方式綱要》(Compendium of the Ways of Knowing)。

另一位提問者詢問如何加強平等。尊者回答說,科學家聲稱人性本善,這似乎透過兒童的回應方式而得到證實。 只要他們的同伴們給予友善的微笑和行為,他們似乎並不關心他們的國籍、種族或家庭信仰等。「當我們長大並追求我們的教育時,我們學會忽視我們基本的人類價值觀。 相反的,我們過分關注次級差異,包括印度的種姓差別,以及人們是富有、還是貧窮。 這些觀察結果引發了許多問題,特別是基本上,人類在身體上、精神上和情感上都是相同的。 同時,我對印度仍然設法在多樣性中尋求團結的方式深表敬佩。 而且,與她的幾個鄰居相比,印度非常穩定。同樣的,我非常敬佩歐盟的主要成員,例如法國和德國,他們認為共同利益比國家主權更重要,並且他們雙方長期以來一直是歷史上的敵人,然後態度已經完全改變,70年來歐盟成員國普遍享有和平。」

尊者提到,現代教育幾乎沒有他所謂的內在價值觀的空間,也沒有時間去解釋心智和情緒的運作。正如我們注意身體衛生,來保持我們的健康一樣,我們也需要培養情緒衛生,保持我們的平靜。如果我們的生活充滿憤怒,我們會覺得難以生存。

「藉由教育和培訓,我們可以擴展我們的基本人性。如此便為們帶來了自信,這是重要的,也會讓使我們更加透明,而導致信任,這是堅定友誼的基礎。 所以,慈愛從出生到死亡都是有價值的。」

被問到如何調和科學與宗教時,尊者提到印度的知識著重於外表與現實之間的差距。 要理解現實,需要進行調查,而不僅僅只是接受事物的方式。 佛教觀點認為,自我像是可以獨立存在,卻只是在安立在身心的基礎上。

一位八歲的女孩向尊者提問,會給自己在和她同年紀的建議。 尊者告訴她,他是一個頑皮的男孩,對學習毫無興趣。整天只想要做的就是到處玩耍、奔跑。 他常常這樣的奔跑,而他的親教師震驚地看到他的鞋子破爛不堪。並承認自己在認識到學習,以及應用自己的價值後才改變。「我屬於20世紀的一代,」他說,「我的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我們仍然迎接了21世紀的初期;我們可以認真思考我們是否想重覆以前人們經歷的苦難和暴力垂死。 現在還有時間去關注印度傳統的慈悲(karuna)和非暴力(ahimsa),這是一種表達慈悲的動機而使用非暴力的行為。」

一位正在進行冥想課程的年輕人提問說,為了一切眾生的福祉,在佛教祈禱中宣揚素食主義。 尊者首先指出,雖然西藏人民真誠地做出這樣的祈禱,但他們在西藏時,幾乎沒有蔬菜和少量非素食食品。 然而,流亡印度的他們有很多其他的選擇。尊者解釋說,在印度重建的寺院裡,其主要廚房只準備素食。同時,在西藏定居點努力避開蓄養家禽和養豬業。

接著,尊者話鋒一轉談到:「我們還必須努力減少武器貿易。 我們需要建立一個非軍事化的世界。 有些問題可以透過使用武力來解決,但總體來說,這只是造成問題永久化。 暴力在看似無止境的輪迴中產生暴力。「我愛美國,我認為美國是自由世界的重要領導者,我與喬治布希的關係很好。 911之後,我寫信給他表達我的深切哀悼,同時也希望對恐怖襲擊的任何回應都能夠避免進一步的暴力。 最終伊拉克遭到襲擊,之後當我們相遇後,我告訴他我對他的感情;同時,也對他的一些政策持保留意見。 把民主帶到伊拉克的意圖令人欽佩;但使用武力不是。真正解決人類問題的唯一方法是見面、交談並進行對話。 只有我們準備依賴對話,我們才能創造一個更加和平的世界。」

尊者感謝人群前來見他,人群中的許多人雙手合十地站著,臉上露出笑容,方便可以看到尊者。 尊者從寺院返回官邸的會客廳,那裡有88位泰國僧侶、13位尼僧,48位在家眾和8位外國支持者等待與他共進午餐。

首先,一位泰國長老,表達該團體對尊者的慈悲和熱情款待的感謝。 尊者則回答說,與大家一起共進午餐是他的榮幸。「五十年前,泰國與中國建交之前,我曾兩、三次訪問貴國,並與已故國王見面。 我還和當地的僧侶們一起參加了他們的托缽,我記得曼谷的街道很熱,雖然我很高興能夠參與,但打赤腳走路的我卻受到了傷害。」

「我非常敬佩泰國佛教徒的生活方式,就像我看到的那樣。 今天,你們即將再次展開第三次世界和平之旅(Dhamma Pad Yatra),將從這裡到達拉達克列城,我很高興能夠歡迎大家,並為大家提供午餐。」尊者說,「我非常不願意談論一種宗教比另一種宗教更好,就像我們不能說一種藥是一切病痛的最佳補救方法一樣。 然而,我相信透過戒、定、慧三學,我們可以解決我們的情緒,改變我們的思想,讓我們能夠對其他人有更大的幫助。 在這方面,佛教對我們共同福祉具有普遍的貢獻。 我們可以運用世俗的方式與他人分享,而不必談論解脫或涅槃,只關心自己在更和平的社區中,成為更快樂的人。」

以藏文和巴利文持供養咒;餐後,尊者為即將動身進行世界和平之旅的朝聖者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