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2月15日台北編譯報導』達賴喇嘛尊者在視頻中說,西藏人民永遠不會忘記美國政府和人民對西藏正義事業長達數十年的支持。

達賴喇嘛尊者發言視頻在2019年2月12日由西藏辦事處、西藏國際運動和美國首都地區藏人協會舉辦的「謝謝美國」活動中發表。

在「謝謝美國」慶祝活動發表的視頻,「我要感謝參與主辦活動的所有人,包括西藏辦事處、國際西藏運動和首都地區的藏人。一方面,美國是一個超級大國,一個代表自由、民主和法治理念的泱泱大國。同時是一個重要的國家,是自由世界的領導者,更是世界其他國家所信任和寄望的國家。」尊者補充說,「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成為自由民主世界寶貴理想的守護者。」

「我們藏人對於英國人民、德國人民,以及美國人民相當熟悉。隨著西藏的動蕩開始,我們對美國抱持很大的希望和信任。」西藏精神領袖說,「一開始,我們聯繫了聯合國,並且在美國的支持之下,薩爾瓦多和其他國家向聯合國提交決議。美國一直為我們盡心盡力,從一開始便真誠地支持我們的正義事業。大約在1942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期,列夫.托爾斯泰(llia Tolstoy)和他的同事來到拉薩。當時的美國總統羅斯福,託送一封信、一張親筆簽名照片、一條銀船和一只懷錶給我。因為我還年輕,所以對信沒興趣,但我對這款懷錶深感興趣,至今仍然還跟著我。有一次,我在美國期間,議長南希.佩洛西說她想看這款懷錶。於是當我再次訪問美國時,我帶著它並向她展示一番。她和同在一室約十人傳看了懷錶。」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補充說,「所以,自1942年以來,我個人與美國之間有著緊密的關係。多次訪問美國,遇到了幾位美國總統。當我遇到歐巴馬先生,他也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他給了我一份羅斯福和杜魯門總統信件的影本,我們與美國的持續關係顯而易見,展現出美國政府及其總統數十年來的關注與真誠的支持。現在我已經快要84歲了,回顧我們與美國的關係,盡管很多朋友已不在世,但他們的精神和專注的支持精神依然存在。西藏人民永遠不會忘記他們的善意。因此,當你們舉辦這場『謝謝你!美國』慶祝活動時,我想藉此機會說,親口說聲『謝謝美國』。」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2月4日台北編譯報導』說明佛教經論的內容可以分為三類:科學、哲學和宗教,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告訴一群年輕的印度學者,佛教的「科學和哲學內容可以在客觀的學術背景下學習」。

2019年1月24日星期四上午,達賴喇嘛尊者會見22名印度學者,他們參加了由藏人行政中央西藏政策研究中心所舉辦為期三天的西藏研究會議。

在向他們解釋那爛陀大學的真實傳統如何傳入西藏的時候,尊者說:「雖然在印度可能已經忘記了作為這個傳統核心的寶貴知識,但藉由嚴謹的學習和實踐,我們在西藏保持了它的存在超過千年之久。那爛陀傳統不單單是宗教法義的問題。」

「在其哲學和先進心理學之中,是處理我們破壞性情緒的有效方法。這是一種深深植根於推理和邏輯的傳統。在佛陀建議他的追隨者調查他所教的內容之後,經過那爛陀大師、如龍樹菩薩和天菩薩根據推理論證檢查佛陀的教導而得出的結論,並且認為有些詮釋則無法單從字面上理解。」尊者補充說。

尊者說,在西藏寺院的學習中心,採用記憶、辯經和冥想的分析方法,與科學方法類似。他告訴他的客人們,在印度南部的寺院中心,有萬名僧人和千名尼師以這種方式接受過培訓。「在我與現代科學家歷經三十多年的認真討論,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關於外在世界的知識,我們已經能夠向他們解釋我們對心靈和情緒運作的理解。」

尊者對古印度傳統贊不絕口 – 不殺生或非暴力是其運作的模式,而悲憫或慈悲是其動機。尊者指出,即使在佛陀來臨之前,人們也廣泛觀察到了奢摩他(shamatha)和毗婆舍那(vipashyana)的實踐,這些實踐是培養單一思想和特殊洞察力的方法。事實上,佛陀是在這些古老印度傳統下成長茁壯。

參考300多卷佛教文獻,主要是從梵文翻譯成藏文,尊者提及,「這些經論的內容可以分為三類:科學、哲學和宗教。雖然宗教內容實際上只有佛教徒才會關注,科學和哲學內容可以在客觀的學術背景下學習。印度頂級核物理學家之一拉賈.拉姆納(Raja Ramana)曾告訴我,儘管量子理論在科學界是相對較新的,但在龍樹菩薩的論著中可以找到相應的思想。「我們今天面臨的許多問題都源於破壞性的情緒。印度古代對心靈運作的了解,可以幫助我們理解如何解決這種情緒。這就是為什麼我認為印度具備將現代教育與現代教育結合的巨大潛力。這種傳統知識對於現代教育有著很大的幫助。」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2月31日台北編譯報導』 2018年12月30日一大清早,在三位喇嘛上師的前導下,達賴喇嘛尊者從甘丹沛傑林寺(Gaden Phelgyeling Monastery)前往法會會場。步向人群,尊者停佇數回打招呼致意。並向時輪金剛座表達敬意,接著端坐在法座之上。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2月19日台北編譯報導』達賴喇嘛尊者說:「宗教傳達關於愛、寬容和知足的信息,提供了一種對治這些破壞性情緒的觀點。」並補充說:「印度是一個可以將現代教育與認識和傳承的古老知識結合的國家,有助於解決我們的痛苦情緒。」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1月26日台北編譯報導』在我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美國期中選舉的選票仍然在幾個州計算。其中一場比賽似乎是平分秋色,只有120票的分界線。雖然數量接近,但這種分裂在視覺和價值方面都很明顯。領導者如何與應該領導?我們需要學習什麼,以及如何教育未來的領導者和決策者?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