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關於領導和決策的教導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1月26日台北編譯報導』在我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美國期中選舉的選票仍然在幾個州計算。其中一場比賽似乎是平分秋色,只有120票的分界線。雖然數量接近,但這種分裂在視覺和價值方面都很明顯。領導者如何與應該領導?我們需要學習什麼,以及如何教育未來的領導者和決策者?

基於教學和學習的背景下,首先想到的是教育機構,尤其是高中學程。然而,在耶魯大學情緒智力中心針對2萬多名高中生的全國性研究中,75%的學生對於在學校體驗的描述是否定的,他們使用的最常見的詞語是「累」和「壓力」,並且「無聊」。

一個人不必是一個教育心理學家就可以意識到這些不是最有利於有效學習的狀態。雖然社交和情感學習計劃為改善學校氛圍和創造一個考慮到整個學生的環境,以及他們的認知、情感和社會需求提供了希望,但作為制度的基本評價性質的學校不太可能很快改變。

相較之下,從博物館參觀者的年度調查顯示,97%的人認為博物館具有教育意義。博物館灌輸好奇心和奇蹟,並創造一種社會感。博物館可以提供靈感,培養學習的渴望,尤其是學習創造對話和培養同理心。因此,博物館有能力透過探索和意義創造來培養深度學習,而不會有以標準化方式執行的壓力。

最近在與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舉行的「促進普世倫理與慈悲」峰會上探討了博物館成為社會變革機構的能力。代表們是代表從紐約州北部的一座小型歷史博物館到太平洋西北部的兒童博物館,南部的自然歷史博物館,以及中西部的一個藝術博物館等機構的領導人、設計師、學者和企業家。在與達賴喇嘛的討論中,三點是作為我們的機構和國家值得考慮的指導原則。透視轉變可能有助於我們了解這個國家的歷史是從哪裡出發的。

第一個學習是,一位明智的領導者基於「一體性」的原則思考。此一原則承認人與環境的相互關係,但包括心靈的一體性,它不會分裂成為心靈和智力。如果我們從一體的角度來看,「我們與他們」的分歧並不突出。傷害一個人、傷害所有人,幫助一個人、幫助所有人,無論是隔壁鄰居、還是逃離另一個國家尋求庇護者。我們行動的這種認識和改變不會一蹴而成。正如西雅圖水族館的代表指出,很容易照顧可愛的動物,如獲救的海獺里亞托,但不太主動照顧藤壺等生物。

另一個指導原則是「對錯誤的開放性」。當被問及人工意識的可能性時,達賴喇嘛表達了他的信念,即我們認為人工智慧不會導致獨立意識。但他承認他可能是錯的。尊者顯然有一個強烈的意見,但表示願意承認他可能是不正確的。當我們深深紮根於深刻的意見時,即使面對證據,也很難承認我們錯了。然而,承認錯誤的開放性可以打開溝通與合作的大門。

第三個指導原則是承認一個人的限制,尋求知識淵博的人的指導,並強調以調查作為前進的方向。達賴喇嘛強調了調查作為一種創造理解手段的重要性。作為西藏的宗教領袖,他大力支持科學,為僧侶創造科學教育機會。

作為一個國家,美國可以向明智的領導者學習,並在我們創造 - 並重建 - 我們的機構時藉用建築原則。創造力學者告訴我們,首先想到的通常不是最好的。因此值得有機會向博物館等機構學習。

作為第一代移民,我們把美國看作是閃亮的光芒 - 不是那麼完美,而是永遠形成一個更完美的聯盟。美國是其中的一個,這使得該國在演講中反映出最好的自我,表明我們不是「紅州或藍州,而是美國」。達賴喇嘛是一位明智的宗教和政治領袖,可以提醒我們,以及我們的領導者 - 可以努力的方向。(本文二名作者皆是耶魯大學情感中心的研究科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