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賴喇嘛尊者於2018年12月12日在印度孟買孟買大學舉行的《Maitri》或《Metta》概念會議上發表演講。(攝影:Lobsang Tsering)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2月13日台北編譯報導』2018年12月12日,達賴喇嘛尊者應邀前往孟買大學,出席一場關於慈愛概念國際會議,開幕致詞及發表演講。

尊者在一開場時便表示,在今天的世界裡,我們需要特別努力促進慈愛。女性在這方面扮演著特殊的角色,因為她們通常對他人的痛苦更加敏感。就我自己的情況,第一位教導我善良,是我的母親,是她在我心靈種下了種子。我們的母親在我們生命的開始,就給了我們大多數人善良生活的榜樣。我們需要這種討論。在某些方面,善心是我們覺得理所當然的事情,但我們需要努力發展。我們的教育水平高度發達,但看看我們周遭的世界。我們在這裡和平相處,但在其他地方,就在這個時刻,人們正遭遇被殺害,無辜的孩子們正在挨餓。請看看敘利亞和葉門發生了什麼悲慘的事。我們在國籍、信仰或種族方面過度的分歧,忽視他人的痛苦,因為他們「不像我們」。

20世紀,由於暴力和戰爭造成龐大的痛苦,但我們仍然傾向於認為我們可以透過使用武力來解決問題。這不是一個健康的跡象,但這個星球上的大多數人都厭倦了暴力。看看有多少人反對伊拉克即將發生的戰爭。另一個例子是歷史上曾經進行過相互戰爭的國家共同建立歐盟。在歷經恐怖的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他們得出結論,保護共同利益而不是主張國家主權更為重要。

共生需要努力,但我們應該致力於讓本世紀成為和平與非暴力的時代。我們需要一種人性化的方法來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我們需要對話而不是戰爭,就相互尊重的基礎上,進行有意義的對話。憤怒源於對「我們」和「他們」的分別。相反的,我們需要尊重他人,我們都是人類大家庭的成員。我們也必須致力於建立一個非軍事化的世界。然而,要實現外部裁軍,首重內部裁軍;而內在就是慈愛善良存在的地方。

全球經濟沒有國界。氣候暖化的威脅也不受國界的限制 - 影響地球上所有的生命。我們生命中的這些特有價值需要我們的共同努力。現代教育朝向物質目標發展,但也應關注內在價值觀。除了身體衛生,我們需要情緒衛生,學會解決我們的破壞性情緒。

地球上七十多億人類皆從母胎而生。我們因為母親的慈愛與照護而存活下來。當尚在幼兒時期,不關心國籍、信仰或種姓,但學會區分這些差異,從而產生「我們」和「他們」的感受。這就是我們為自己創造問題的方式,儘管在更深層次上,我們在人類方面都是一樣的。友善和慈悲在日常生活中至關重要。我們發現它們在宗教文獻提及,但我們可以客觀地以世俗方式觀察和發展它們。

尊者繼續補充說,很容易對我們的親戚和朋友友好,但對我們的敵人很難付出友善。敵人似乎是敵對的,但仍然是像我們一樣的人類。對敵人友好的慈愛是真誠的愛心。同樣,對敵人的無偏見的慈悲是真正的慈悲。這就是我們需要培養才能實現的目標。「因為憤怒和敵意會破壞我們的內心平靜,所以破壞性情緒才是我們真正的敵人。憤怒破壞了我們的健康;富有同情心的態度可以幫助我們恢復。如果基本的人性是憤怒,那麼便沒有什麼希望了。但既然是富有同情心的,希望便存在了。這就是為什麼培養內在價值觀應該成為教育的一部分。這也是為什麼我試圖恢復古印度人對思想和情感運作的認識。佛陀是印度傳統的產物,如『不殺生(ahimsa)』和『仁慈(karuna)』,是我們需要恢復的品格,將它們與現代教育結合,並與亞洲其他國家分享。自8世紀以來,我們藏人一直堅持寂護論師(Shantarakshita)帶給我們的那爛陀(Nalanda)傳統;涉及對困難文獻的研究,重點是推理和邏輯。我和其他西藏僧侶和尼師的訓練一直緊密與那爛陀傳統相連,雖然我是藏人,但我精神上是印度人。你們中許多人可能是印度人,但我懷疑他們更偏向於西方。古印度知識可以幫助我們培養內心的平和。其中慈愛(maitri)就是一個基本的人類價值,不僅僅是我們可以客觀地理解的佛教概念。」

在回答觀眾提問的過程中,尊者討論了教育機構在工業革命後不再受宗教影響,進而導致內心價值的降低。現在,迫切需要發展一種將內在價值考慮在內、更加平衡的世俗教育。如果我們這樣做,我們可能會看到將資金浪費在例如沒有人敢使用的核武器上。這些資金將運用於健康衛生和教育層面。

尊者強調,我們不可能單單靠著禱告來實現改變;我們需要採取行動。在身體、言語和心理行為的背景下,動機是最有效的心理行為。需要積極的動力才能獲益。如果我們採取整體方法,擺脫情緒偏見,我們的行動可以更加的現實。

會議結束後,尊者與出席會議的賓客應主辦單位邀請,前往附近的基礎科學卓越中心學生宿舍共進午餐,之後返回下榻飯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