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5日,達賴喇嘛尊者步向印度喜馬偕爾邦蘭薩拉主寺出席會議途中,向大眾揮手致意。攝影:Tenzin Choejor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5月8日台北編譯報導』2019年5月5日,天氣涼爽、陽光的早晨,達賴喇嘛尊者從官邸步行前往主寺。許多來自俄羅斯信眾微笑迎接尊者。在進入主寺佳下來之前,尊者禮拜主殿中的佛像。

尊者想知道「有多少學者來自其他地方?」。答案是二十位。

「我身體一直很不舒服,」尊者說,「4月8日從德里回來感覺很健康,但9日感覺不太對勁,所以回到德里接受治療。事實證明我的病情並不是那麼糟糕,但我發現療程很煩人。現在我好了,但需要更多的休息和放鬆。我的工作人員一直告訴我,需要減少我的行程安排,所以一般來說,每隔一天才會見一次。」

尊勝寺住持聖托仁波切(Thomtog Rinpoché),也是尊勝寺教育協會主席,致詞說明這場會議的宗旨。並歡迎尊者和顙東仁波切(Samdhong Rinpoché)出席第一屆時輪金剛學術會議。

尊者受邀發言,「我經常說我們成為21世紀的佛教徒是多麼重要。在過去的西藏,傳統三區人民都是佛教徒。甚至苯教信眾也研究過佛教經論。佛教傳遍了整個西藏的土地,人們對法會和祈禱充滿信心。但佛陀教言的真正特徵是什麼?在印度,有奢摩他和毗婆舍那或觀修(shamatha和vipashyana)的修習。此外,佛陀教導因果關係和執著的產生;教導如何基於快樂、在一個訓練有素或平靜的心靈基礎上進行調伏,而不守規矩的思想則不然。

具有16行相和37道品是常見對於四聖諦的闡釋。佛陀在初轉法輪時便宣說了四聖諦,並在二轉法輪時更精深地解釋。

昨天,我遇到了一些印度學者,他們在我們的談話過程中詢問為什麼雖然吸煙的有害影響已經確立,但有些人堅持這樣做。我建議這是因為我們有不同程度的理解。首先,可能會聽到或讀到某些內容,但如果仔細想想,將真正開始理解它。反思產生了更深刻的理解,但只有透過關注所理解的內容才能達到信念。此時,便能夠根據自己的經驗向他人解釋所獲得的理解。這就是為什麼在佛教實修方面我們強調學習、批判性反思和冥想練習的重要性。

我們皈依三寶,卻不知道佛陀是什麼。我們需要思考如何在二諦的基礎上證悟,克服對真實存在的誤解。所有的宗教傳統都從不同的角度講授愛和慈悲,但佛陀教導我們使用推理並思惟執著的產生;因為這是根除痛苦的原因。佛陀教導追隨者,練習推理越多,就會越了解,信念就越深刻。這就是龍樹菩薩所修持的,因此所撰寫的論著內容吸引今天科學家的欽佩。」

尊者指出,有一種保持上師淨願的做法,但宗喀巴大師(JéRinpoché)表示,如果上師教授的東西與經論文獻不一致,你應該挑戰它。根據那爛陀(Nalanda)傳統,即使是佛陀的話也需要進行分析。例如,當我們遇到佛陀的建議時,五取蘊(five psycho-physical aggregates)是對五蘊聚合的執著,我們不得不問他為什麼教這個。釋迦牟尼佛曾說:「比丘與智者,當善觀我語,如煉截磨金,信受非唯敬。」意思是,你不要因為你尊敬我,就承認我所說的話,你要自己去觀察、檢驗。「在流亡期間,我鼓勵尼僧們學習並追求達到最高資格,引起了印南寺院中年長僧侶的驚訝。但是,我提醒他們,佛陀對僧、尼眾提供了完全平等的聖職,那麼他們為什麼不能有同樣水平的學習?因此,我們現在有格西瑪學位(Geshé-mas),甚至在家眾都對學習感興趣。」

「就時輪金剛而言,一個必須提出的問題;香巴拉(Shambhala;時輪金剛淨土)在哪裡?似乎可能不在這個世界上,但我們必須仔細閱讀這些文獻。我不得不承認,我有時會發現本生經(Jataka Tales)中所寫的內容難以置信。也許其中一些是誇大其詞。但是,我對《心經》中的內容並沒有這樣的懷疑 -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量子物理學家談論觀察者的影響 - 僅僅觀察一種現象不可避免地改變了這種現象。僅三界唯心派表明現象是意識的創造。中觀派則宣稱,事物間於現象層次生產與消滅過程,彼此存在著相對、相待的因施設關係。」尊者笑著說,「破壞性情緒來自於我們誇張的投射,我們對現實的歪曲觀點,進而構思了真實存在。如果我們能夠根據現實和最終狀態達到尖峰的道路來解釋佛陀的教義,那麼他們將存活數個世紀之久。」

就時輪金剛傳統而言,尊者表示,覺囊派寺院的僧眾和普頓仁波切(Butön Rinpoché)的追隨者都是這個傳統的主要支持者。在西藏,據說六世班禪喇嘛羅桑班丹益西貝桑布(PanchenPaldenYeshé)曾造訪過香巴拉,並將巨大的穀物帶回扎什倫布。然而,印度上師不接受時輪金剛傳統,似乎仁達瓦尊者(Rendawa)也沒有。尊者強調,有必要學習並將所理解的內容付諸實踐,看看是否有真正的經驗。

最後,尊者表示,雖然有些人聲稱建造修廟建寺相當於建造佛法,但是世親菩薩(Vasubandhu)直截了當地說明佛陀教言的生存取決於學習和實踐。「學習經文論典是一回事,但必須透過自我實現來加強。這是確保法教能夠生存的唯一方法 - 跟上你們正在做的事情並向其他人解釋。」

尊者在尊勝寺住持和戒律師護送之下,從寺院階梯處搭乘座車返回官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