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6日在印度喜馬偕爾邦達蘭薩拉官邸,達賴喇嘛尊者與印度、越南和俄羅斯商界領袖和專業人士互動時,聆聽與會者向他提出的問題。攝影:Tenzin Choejor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5月10日台北編譯報導』2019年5月6日,在達蘭薩拉官邸,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會見商界領袖和專業人士;與會者其中35名來自印度,45名來自越南,18名來自俄羅斯。

尊者發言時表示,作為個體人類,我們生活的目的便是盡可能地為他人服務。每天都把我身語意功德為他人的福祉奉獻。這就是佛法的意義,反映印度長期以來的傳統;不殺生和慈悲。從小便開始學習古印度傳統,這意味著要記住經文論典,逐字逐句地解釋,並在辯經中運用邏輯和推理仔細檢查我所學到的東西。所以,在此強烈建議運用古老的印度邏輯。作為那爛陀(Nalanda)傳統的追隨者,我發現它對於保持內心的平靜非常有幫助。

尊者鼓勵與會者提問,並告訴一位與會者,儘管是精明的判斷,有時會導致成功,但僅有誠實是更可靠的,因為可以吸引其他人的信任。

尊者建議,如果我們要創造一個更加和平的社會,我們就需要道德原則。教育應包括如何實現和保持心靈平靜的指導,而這是解決我們的破壞性情緒的方法。在印度,為了能夠訓練和提升我們的第六意識品質,我們需要學習古印度智慧中專注寂止(Shamata)和勝觀( Vipasana )方面的知識,並實踐這些知識。「印度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文明之一,其中以卡魯納(慈悲)為動力的不殺生(ahimsa)扮演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我致力於振興理解古印度對心靈和情感的興趣。我相信印度是唯一能夠成功地將這種古老知識與現代教育結合起來的國家。我們位在印度南部的寺院中,有10,000名僧眾和1,000名尼眾接受過培訓並有資格進行教授。」

一位與會者提問如何看待避邪護身的寶物「惡魔眼」。尊者回答說這只是一種迷信,而且在這個時代迷信已經過時了 – 應該更好地運用科學思考。

回答關於證悟成佛相關的問題;尊者解釋說,成佛可以用不同的方式來定義。在佛教背景下,它與我們的思想基本上是純淨的。大多時候,我們都關注感官意識而不知道如何實現心靈的平和。感覺意識是一種相對粗糙的心態。作夢狀態和深度睡眠狀態,透過感官輸入的意識,是微妙的,而最微妙的心態在死亡時展現出來。尊者觀察到,在冥想中可以區分更大和更微妙的意識水平。在最微妙的層面上,心靈不會被無知蒙蔽,也不會受到任何其他染污的影響。

回到不殺生(ahimsa)和慈悲(karuna)的概念,非暴力和慈悲。尊者指出,武器只能用來殺人和相互殘害。如果我們對和平感興趣,應該尋求一個非軍事化的世界。使用武力解決問題是錯誤的。以「他們」和「我們」的方式看待其他人很容易導致暴力。作為人類,我們同屬一個人類的大家庭,因此我們應該互相尊重為兄弟姐妹。

最後,尊者鼓勵來自越南的訪客,越南傳統上是一個佛教國家;以及來自俄羅斯的訪客,他們一直是佛教徒與西藏緊密聯繫。學習理解心靈和情感的那爛陀傳統,並重申需要採取科學方法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