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20日。達賴喇嘛尊者在心智與生命研究院的線上座談會時.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0年6月20日達蘭薩拉報導』達賴喇嘛尊者在心智與生命研究院的線上座談會時提到“這個病毒所帶來的影響力跟我們心理態度絕對有關係的。如果我們能保持內心平靜和自信的話,會產生正面的影響力。如果我們過多的憂慮與害怕的話,那這個病毒找到機會讓它可以復制變得繁多。所以一定我們要保持內心的平靜,戰勝這個病毒。”

2020年6月20日達蘭薩拉報導。心智與生命研究院舉辦的,“以復原力、慈悲心,以及科學治療今日”為主題上,達賴喇嘛尊者與科學家理查•戴維森進行線上互動,由史密斯學院社會工作學院院長卡羅琳•雅各布斯(Carolyn Jacobs, MSW, PhD )主持。

尊者首先講到:我們可以再次見面,我感到真的很開心。即便這種見面並非是身體上的見面, 但是我們心裡上都是在一起的。我認為你們的努力是為了整個人類社會的貢獻而努力,我自己也是。我們是朝一個方向去努力的,所以我的精神擁有與你們同在,你們的精神也與我同在。

心智與生命研究院院長蘇珊•鮑爾•吳女士說到:尊者,非常高興再次見到您,您還好嗎? 尊者笑著回答到,“你看我的臉,可以判斷的,經常我見到人們的時候,他們會問我說,您年齡多大?很多時候他們都說,六十,七十歲左右,但是我已經八十五六歲了。我的身體非常的健康,我覺得這所以會保持身體健康的原因是因為我的心裡保持寧靜的緣故。你們也都知道菩提心,這個利他主義的思維是我修煉的主要內容。 也就是“乃至有虛空,以及眾生住, 願吾住世間,盡除眾生苦! ”這是是我修煉的主要內容。 為了利用我這一生,希望我的這一生成為利眾的工具,幫助更多的人,我覺得找到了人生的意義。第一世班禪喇嘛,他活到一百零八歲,有些朋友建議像他一樣活的那麼長久。我覺得這種說法可能會落實,所以我會努力自己還活到二十三十歲。”

尊者講到“與心智與生命研究院,我們相互的交流,相互交換我們的意見很多年。那我們交流的目的就是對人類的社會能夠帶來什麼樣的貢獻,尤其是知識提示上,讓我們的心靈能夠更加的寧靜,這是我們的目的。今天雖然我們有身離的距離,可是我們的交流的內容可以遍及到世界上的許多人士。”

然後卡羅琳•雅各布斯女士問到我們怎樣面對現在這個新冠病毒時尊者回答到,“在我們思維上過多的恐懼和焦慮,讓我們的病情更加的惡化。所以我們一定要保持心靈的平靜。因為南蘭托斯的大學者,他曾經說過,當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我們要用智慧去分析這個問題是否能解決,如果可以解決的話,不需要煩惱,我們智慧去解決就好了。如果這個問題無法智慧去解決,超出了我們能力範圍的話,煩惱也沒有用啊。就是“若事尚可為,云何不歡喜,若已不濟事,憂惱有何益”。這一種說法是非常務實的作為。所以我們的心靈層面上應該要減少憂慮和害怕恐懼,是絕對有幫助。現在全球暖化的問題非常嚴峻,有些專家說將來十幾年後, 因為地球太熱的關係,地球變成沙漠。有這種說法, 這是非常嚴峻的問題。 最終地球和整個宇宙都會改變,所以我們每個人的生命是其中微小的一部分。再次, 印度的傳統裡面說到了,轉世的概念,生生世世輪轉的概念。這個哲學思維的確很有幫助。這一生結束的時候, 並非是徹底的止境,它會繼續的延續下去。”

然後尊者講到他的四大使命。第一個是推動人類一體性的概念, 雖然我們身上有小小的區別,但是我們同樣都是人。有喜怒哀樂, 都需要快樂, 不想有痛苦等。

理查•戴維森問到我們如何對抗這個病毒時?尊者回答到,“我們的身體本身能對抗病毒,這個病毒所帶來的影響力跟我們心理態度絕對有關係。如果我們能保持內心平靜,自信,清醒的話,會產生正面的影響力。如果我們過多的憂慮害怕的話,那這個病毒找到機會讓它可以復制變得繁多。所以我們一定要保持內心的欣喜和戰勝這個病毒。這樣的話,我們的免疫力會提升,包括一些禪修。這些修煉很重要,因為我們經常只說到關於物質的文化與物質的生活,我們所說的內容只是跟感官直接接觸的食物有關。二十世紀末之前,人們不講到心事問題。那之後,人們察覺到不只是人腦以外,確實有另外一個原因,影響到我們的人腦,包括禪修,也能夠改變我們的人腦。這個元素我們稱第六意識,禪修是第六意識去禪修的。所以我們要努力去教育人們。關於情緒世界和如何減少負面情緒,如何提升正面情緒,在教育的時候,我們不需要為宗教而依據。”

科學家繼續問到我們七十億人真的可以修煉慈悲心改變人生嗎?尊者指出: 我一直在強調現代教育體制,主要來此西方,他們在教育裡面不講心智的問題,所以現代的教育裡面不只是教育物質的內容,必須要教育內心的世界,情緒。就像我們需要身體健康教育法般, 我們也需要情緒保健法。情緒保健法需要編入現代教育的元素,我們不需要包括前世後世的問題,或是天堂地獄的問題,我們只是為了每天幸福的生活。我們需要情緒的保健法,情緒的保健法需要加入現代的教育裡面,可是我們沒有做到。現代的教育是物質發展為主的,所以我們需要情緒的保健法,因為現代的教育沒有辦法讓我們知道如何成為一個幸福的人,你們科學家有這方面的權威,所以你們應該提這些出問題。

尊者講到他的第四個使命,“復興古印度智慧,從世俗學術的角度看,古印度智慧可以與現代教育結合,建立當代社會的倫理基礎,提高人類的道德標準。古印度的邏輯推理學歷史很長,包含了上千年的人類情緒和心識的完整知識,可以對治負面情緒。我相信,如果當代印度人對古印度智慧深入了解、對印度傳統文化中有關心理層面的知識深入研究,將對當今世界具有重大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