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3月19日台北編譯報導』藏傳佛教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週一表示,一旦他圓寂之後,他的轉世可能會在他流亡60年的印度找到;並警告說,中國任命的其他任何繼任者不會受到尊重。

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在一座綠色山丘和雪山環繞的寺院旁邊的辦公室裡,在印度北部山城達蘭薩拉的藏人紀念他從西藏首府拉薩流亡印度的週年紀念日後,接受路透社專訪。

尊者在反對中國統治的抗暴失敗後,於1959年初逃往印度,並在偏遠山區的家園中致力於為保存西藏語言和文化自治尋求全球的支持。儘管中共政府禁止展示尊者的照片或任何公開的供奉儀式,但中國600多萬藏人中、許多人仍然尊崇達賴喇嘛。

中國共產黨在1950年控制西藏,並對待這位83歲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是危險的分裂份子。

考慮到自身圓寂後可能發生的事情,達賴喇嘛預計北京會試圖將繼任者強加給西藏佛教徒。達賴喇嘛尊者穿著傳統的絳紅色僧袍表示,中國認為達賴喇嘛的轉世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他們對下一任達賴喇嘛的關注比我更多。

「將來,如果看到兩個達賴喇嘛,一個來自這裡,一個是自由國家,一個是中國人選擇的,那麼沒有人會相信,沒有人會尊重(中國選擇的那個)。所以這對中國人來說是另一個問題。這是可能的,可能會發生。」達賴喇嘛補充表示。現任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出生於1935年,中國青海省青藏高原東北邊緣的塔澤村的一個農民家庭;兩歲時被認證是前任的轉世靈童。

中國曾表示,其領導人有權認證達賴喇嘛的轉世靈童,因為承繼自歷代的傳統。但是,藏人的傳統認為,一位佛教高僧的靈魂在圓寂之後,將轉世在一個孩子的身體之內。許多藏人懷疑,中國人的任何角色都是一種對藏人社區施加影響的策略。

達賴喇嘛表示,居住在西藏境內和流亡藏人之間的接觸正在增加,但自2010年以來,中國和他的官員之間沒有正式的接觸。然而,非正式地說,一些退休的中國官員和與北京有聯繫的商人不時會去拜訪他。

至於達賴喇嘛圓寂後的角色,包括是否保留,可以在今年晚些時候在印度舉行的藏傳佛教大會上討論。然而,尊者補充說,雖然佛陀沒有轉世,但他的法教仍然存在。「如果大多數(西藏人民)真的想留下達賴喇嘛的轉世制度,這個制度將會留下來。那麼接下來是十五世達賴喇嘛轉世的問題。」

達賴喇嘛在2001年卸下他的政治職責,為居住在印度的多達10萬名藏人建立民主制度,如果還有十五世達賴喇嘛的話,他仍然「沒有政治責任」。

在採訪中,達賴喇嘛熱情地談到了他對天文學、神經生物學、量子物理學和心理學的熱愛。如果獲得允許訪問他的家鄉,他說他想在中國大學談論和這些相關的問題。但中國仍處於共產黨統治之下時,他並未期待可以如願。「中國 - 偉大的國家,古老的國家 - 但它的政治制度是極權主義制度,沒有自由。所以我更喜歡留在這裡,留在這個國家。」

路透社記者在最近前訪塔澤村期間,持有自動武器的中共武警封鎖道路。中共警方和十幾名便衣官員表示,該村不對非本地人開放。

達賴喇嘛說:「我們的奮鬥,我們的力量是基於真理。中國的力量是基於槍枝。因此,從短期來看,槍枝更具決定性,但就長期而言,真理與正義更為強大。」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2月25日達蘭薩拉報導』(文:央宗/郵報志工)藏曆土豬年春季法會在達蘭薩拉大乘經院舉行,包含第一日的藏曆年正月十五「神變月法會」,以及接續四日達賴喇嘛尊者為各方僧俗信眾講解《中觀心要論》,連續五天的法會於23日結束。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2月4日台北編譯報導』說明佛教經論的內容可以分為三類:科學、哲學和宗教,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告訴一群年輕的印度學者,佛教的「科學和哲學內容可以在客觀的學術背景下學習」。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2月31日台北編譯報導』 2018年12月30日一大清早,在三位喇嘛上師的前導下,達賴喇嘛尊者從甘丹沛傑林寺(Gaden Phelgyeling Monastery)前往法會會場。步向人群,尊者停佇數回打招呼致意。並向時輪金剛座表達敬意,接著端坐在法座之上。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12月19日台北編譯報導』達賴喇嘛尊者說:「宗教傳達關於愛、寬容和知足的信息,提供了一種對治這些破壞性情緒的觀點。」並補充說:「印度是一個可以將現代教育與認識和傳承的古老知識結合的國家,有助於解決我們的痛苦情緒。」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