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仪式上藏人行政中央宗教与文化部部长宇拓·噶玛格勒代表司政发表噶厦演讲。照片:国际西藏邮报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国际西藏邮报2019年9月2日』在藏人行政中央的组织下,流亡藏人僧俗和学生,印度及世界各国民众聚集在印北达兰萨拉的大乘法苑,举办了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九周年庆祝纪念仪式。在仪式上噶厦的声明里讲到过去六十年来,流亡他国应处于七零八落的藏人,却成功实现健全的民主制,成为世人赞美的对象,这一切都归功于达赖喇嘛尊者为西藏事业鞠躬尽瘁,含辛茹苦,卓越而明智的领导。今天借此机会,向达赖喇嘛尊者表达衷心感激,深念厚恩。

正因承蒙尊者恩惠,流亡藏人在全世界所有流亡群体中脱颖而出,并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建立民主制,其发展进程引来世界人民的刮目相看,对此应感到自豪。可是,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振作精神,不断把西藏民主制推向前进。

官方举办的纪念仪式上藏人行政中央宗教与文化部部长宇拓·噶玛格勒代表司政发表噶厦演讲到,

"恭敬顶礼人天有寂顶髻饰,世间诸佛法之教主,三界法王,世界和平导师,雪域西藏的天赐福分—显示人身之观音菩萨化身,全藏人今生与来世之祜主,至高无上的领袖,开启西藏民主之路的伟大导师—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今天,迎来西藏民主日第五十九周年庆祝会之际,我谨代表噶厦向境内外全体藏人,以及对支持西藏事业的所有人士表示节日的问候,扎西德勒"

"今天是西藏诞辰民主制第五十九周年庆祝日,这正如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早在少年时期的愿景,高瞻远瞩,着手对西藏社会一时俱进,进行合理改革的最终结果。1950年尊者担任政教二者之职后,翌年,即1951年便建立了改革委员会,司法部门,以及免去部分徭役和债务,还释放了所有囚犯。然而,由于受中共武力侵犯等内外各方因素,改革事业未能如愿。而且西藏局势在不断恶化,最后于1959年,为了避免西藏政教和民族遭受更大损失,而流亡他国”。

“流亡印度后为了挽救西藏与众不同的民族及宗教文化,便立即建立西藏流亡政府、流亡藏人各学校、以农商相结合的各定居地、各教派寺院、以及一些高等学院和学术研究机构。总之,尊者为西藏民族争取自由,鞠躬尽瘁,立下丰功伟绩”。

“尤其是尊者达赖喇嘛对西藏原政治制度进行大力改革,引进了民主制。早在1956年,尊者参访印度时,对印度的民主制和议会不受约束的言论制度产生了深刻影响,从而对民主制度有了极大好感。于是达赖喇嘛尊者流亡印度后,便从西藏三区和各教派中开始推选其代表,于1960年9月2日西藏民主制便诞生了。翌年,1961年制定《西藏未来宪法刚要》;1963年发布《西藏宪法》,为了符合民主制精神,甚至让宪法中规定,必要时可取消尊者达赖喇嘛之(政治)职权等”。

“同时不断完善西藏人民议会,特别是1991年尊者达赖喇嘛对《流亡藏人宪章》进行亲笔签署后,西藏人民议会成为名符其实的立法机构。在西藏社会男女平等以得到更好地实践,并培养女性领导人,在议会对女性特意增设席位。另外,还为移居海外各地区藏人也与时俱进增设了必要的席位。如今议会席位及其运作系统越来越得到健全发展。在此基础上,议会制定了各项法律法规,成为符合民主制的立法机构。同样,也成立了流亡藏人司法机构最高法院,行政机构噶厦。这些正稳步向民主三权分立制发展”。

“至于对行政机构噶厦内阁的组建和噶伦(部长)选任等方面,也与时俱进先后做出了一系列改革。尤其是尊者达赖喇嘛为了西藏人民的眼前与长远利益,审时度势,于2001年决定首席噶伦由民众直接选举产生;2011年尊者把政治权力移交给民选的领导人。总之,过去六十年来,流亡他国应处于七零八落的藏人,却成功实现健全的民主制,成为世人赞美的对象,这一切都归功于达赖喇嘛尊者为西藏事业鞠躬尽瘁,含辛茹苦,卓越而明智的领导。今天借此机会,向达赖喇嘛尊者表达衷心感激,深念厚恩!”。

“正因承蒙尊者恩惠,流亡藏人在全世界所有流亡群体中脱颖而出,并利用天时地利人和建立民主制,其发展进程引来世界人民的刮目相看,对此应感到自豪。可是,另一方面我们还要振作精神,不断把西藏民主制推向前进。最近,美国国会议员戴维·普莱斯带领的国会参访小组到达然萨拉时,对流亡藏人的民主进程和取得的成果,表示赞赏,并明确表示将支持西藏人民的正义事业。对此值得欣慰”。

“在民主社会为国家和民族利益而存在不同声音是很正常的。同时,在民主社会,权利和义务两者彼此不可分离;不承担义务,只享受言论自由等的权利,在社会上传播一些不负责任的言论,这种行为不但违背了法规,也违背了道德原则,是亲痛仇快的事。因此,在此强烈呼吁无论男女老少对此要谨慎。民主制度是一种能够如理取舍过程中更好地向前发展的治理方式。因此,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会产生一些问题,但重要的是在纠正错误中努力得到发展,这是关键”。

“尊者达赖喇嘛领导西藏人民走向民主之路,并坚持以非暴力争取民族自由。因此,全世界都支持西藏问题和西藏人民,以及中国大陆一些知识分子和许多居心正直的人士都在支持西藏。当前正如西藏原赞普时代那样,西藏民族的凝聚力已达到高峰,这是正因为在第十四世尊者达赖喇嘛的英明领导下,虽然西藏处于历史的艰难时期,但三区民众以及各教派教徒都为西藏民族的政教事业,同心同德,和衷共济,对此值得感到骄傲”。

“然而,境内藏人的状况任然处于严峻时刻,自1951年被中共全面占领西藏后,对西藏人民不断进行压迫蹂躏。为了进一步镇压西藏人民,从去年以来又开始搞所谓“扫黑除恶”运动,其中包括对母语保护者和环境保护者,以及宣传“中间道路”者都成为扫除打击的对象,目前不少藏人遭到逮捕关押。另外,对揭发上述人员者政府会悬赏五万至十万人民币。对保护母语和生态环境者下手是完全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共领导人宣称:“与达赖喇嘛接谈的大门始终是敞开的”,但事实却与此相反。尊者达赖喇嘛一直主张,西藏问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框架内得到解决,而“中间道路”是彼此间举行和谈之基础。可是,支持“中间道路”却成了“分裂分子”,冠以黑恶势力进行打击。如此一来,我不得不强烈谴责,真正的分裂分子是地方当局”。

“同样,对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方面也在进行严厉管控。具体讲,从整体上限制出家人数量,这里最鲜活的例子有;最近几年,对色达五明佛学院和亚青寺的不断拆除,以及强迫驱逐数千僧侣中得到证明。色达寺还发生三名尼师因受当局被迫而自杀。中共当局如此迫害藏人的宗教信仰自由。另一方面,中共当局还严重干涉藏传佛教转世制度,野心勃勃地谎称,有权认定转世。这实在荒唐至极,全世界没有任何人能接受它。今天借此机会再次强调这一问题”。

“尽管西藏境内现状普遍感到揪心,但是,另一方面在国际上对西藏正义事业的支持者从整体上来看在继续增加中,对此感到很欣慰。今年3·10期间以博茨瓦纳前总统伊恩·卡玛为主的十一个国家的国会议员和有关官员,共32名,以及海外各地华人学者47名,总共近八十名来宾为表示支持西藏,前来参加“西藏自由抗暴第六十周年纪念会”,及“爱国英雄儿女纪念会”。当时,主要嘉宾表示:“公元1959年3月10日,发生的西藏的自由抗暴运动,从表面上讲虽然失败了,但六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又聚集在这里为光复西藏自由,表达西藏境内藏人并不孤独,证明国际上对西藏问题的支持和对藏人的同情者在增加中……”因此,全体藏人要振奋精神,为争取西藏民族自由继续作出努力”。

“今天借此机会,在过去六十年来,以印度政府及其人民为主的世界各国政府,民众,团体及个人,为解决西藏根本问题及保护和发展西藏与众不同的宗教文化给予了支持和帮助,对此表示衷心感谢!并希望也相信能继续得到各方援助,直至西藏获得自由”。

“同时也利用这一机会呼吁民众,按此前噶厦和议会做出的声明,根据流亡藏人宪章第五十九条,今年10月3日至5日,为期三天将举行特别大会,会议主题为“对5·50愿景征求民众建议,以及探讨历代达赖喇嘛与西藏民众间的关系”。希望民众围绕这两个重要议题群策群力,广开言路”。

“最后,祝愿达赖喇嘛尊者为量等虚空之诸有情,尤其是所化刹土雪域藏人之依怙尊而永久住世!事事无碍如愿得成就!愿西藏人民早日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