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行政中央噶夏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0年5月17日蘭蘭薩拉報導』印度北部達蘭薩拉,“班禪喇嘛的失踪軌跡對一個人不公,而且對六百萬藏人及其宗教自由權也是不公的,”西藏流亡政府在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遭中共綁架後失踪25週年的紀念日表示。

藏人行政中央噶夏在第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遭中共綁架後失踪25週年的紀念日聲明表示:“ 2020年4月25日,世界各地的藏人和支持者紀念了慈悲之主阿彌陀佛的化身—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丹增根敦益西赤列平措巴桑波誕辰三十一周的日子。我們祈願他法體安康,早日獲得自由”。

“在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貴者遵循藏傳佛教轉世傳統,認證根敦確吉尼瑪為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靈童的三天后,即1995年5月17日,中共司法秘密劫持了年從此,第十一世班禪根敦確吉尼瑪便成為了世界上強迫失踪時間持續時間,年齡最小,身份最特殊的政治犯之一。也是從那一天起,世界各地的佛教徒和流亡藏人,特別是西藏境內的藏人一直希望有一天班禪喇嘛能夠重返法座,繼續他的弘法利眾事業”,該聲明表示。

該聲明也表示:“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和班禪喇嘛轉世傳承之間有著獨特的精神聯繫,達賴喇嘛尊者恰好擁有多年曆史的藏傳佛教轉世傳統認證了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在中共策劃綁架了年僅六歲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後,一個自稱無神論及迫害宗教團體而聲名狼藉的政府,把一個名叫堅參諾布的藏人男孩立然而,中共當局政治目的目的是使班禪喇嘛的一部分從西藏人民的心中消除。對於西藏境內外的藏人及世界各地的藏傳佛教信眾來說,達賴喇嘛尊貴者認證的根敦確吉尼瑪將永遠是真正的班禪喇嘛。”

夏候選人:“中共當局秘密綁架班禪喇嘛,並強行剝奪他的宗教身份和繼承上一世的班禪喇嘛弘法利眾的事業的行為,完全是違反西藏的宗教自由,也是對西藏人民基本利益的侵犯。同樣,美國國會,歐洲議會以及英國,加拿大等多個國家的立法,各國政府,國際財務組織,支持西藏團體也紛紛發表報告,聲明和通過決議,要求中共政府立即無條件釋放他和他的家人。 ”

該聲明表示:“然而,中共機關多次對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要求一個獨立的拜拜訪者和核實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的要求充耳不聞。甚至在去年9月的聯合國強迫或非自願失踪問題工作組第119次會議上,中國代表再次以無法證實和信息不足為理由,簡略的回答了有關班禪喇嘛發生的問題。如果西藏境內藏人真如中共政府任命的那樣高度高度的宗教自由,那麼就必須提供有關第十一世班禪喇嘛及他的家人及扎什倫布寺前住持,第十世班禪喇嘛轉世靈童尋訪小組組長恰扎仁波切放置的視頻或圖片等詳細信息。”

夏提醒了要我們銘記第十世班禪喇嘛確吉堅讚為西藏人民的福祉奉獻上講到:“在我們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伸張正義之時,也提醒了要我們銘記第十世1962年5月18日,時任西藏自治區成立委員會代理主席的第十世班禪喇嘛,對西藏三區進行了全方位的研究考察後,向當時的中國國務院總理周恩來提交了《關於西藏總的情況和具體情況以及西藏主要的藏族各地區的甘苦和未來希望要求的報告》簡稱《七萬言書》。第十世班禪喇嘛在報告中通過一系列大量事實,說明了中共入侵西藏,以及此後平叛和改革運動導致全國范圍的飢荒,中共法定迫害藏人,消滅藏傳佛教寺院和西藏文化等。然而,毛澤東卻踐踏了班禪喇嘛相反的禁止第十世班禪喇嘛參加重要會議,然後,他被軟禁,並於1968年2月入獄9年,直到1977年10月獲釋,險些死於獄中。甚至出獄後,第十世班禪喇嘛仍以無比的勇氣在公開表示:“我絕不讓有辱一個作為勤勞勇敢的藏族子孫名譽的任何痕跡遺留在我的歷史上。”

“ 1989年初,第十世班禪喇嘛確吉堅贊從北京返回位於西藏日喀則的紮西倫布寺,並組織聚會班禪東陵札什南捷落成典禮(五世至九世班禪大師遺體合葬靈塔祀殿)。並在1月23日與各省代表大會座談會,聽取對西藏工作的意見。他發表講話對中共的西藏政​​策進行了激烈的批評,認為中共治理西藏30花費了代價的超過了發展帶來的好處,並針對當時對待藏人示威的嚴厲處置表示某些官員反复犯錯。結果,他還在公開講話中表達“很想念我的教友達賴喇嘛尊者”。1989年1月24日,班禪喇嘛在與五個藏區的藏族宗教領袖和地方當局的官員古董的會議上批評了文化大革命,並並藏人必須抗議文化大革命。而在班禪喇嘛在發表這一歷史性演講的四天后;即1989年1月28日,十世班禪在日喀則主持歷代班禪靈塔落成典禮後神秘死亡。中共政府於次日宣布,第十班禪喇嘛死於心臟疾病,甚至沒有對死亡原因進行任何官方調查。何時我們不相信中共當局所稱十世班禪喇嘛的轉世根敦確吉尼瑪在安全的環境下成長一樣,我們不相信也不該聲明提到。接受十世班禪喇嘛是死於心臟疾病的陳述。

今天夏表達到:“今天,是十一世班禪喇嘛根敦確吉尼瑪遭中共綁架後失踪25週年的紀念日。二十五年是一個人一生中最重要的地點。對於一個人來說,在他生命的黃金時期被強迫失踪25年是一個無法彌補的損失。因此,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的失踪伴隨是對他個人的不公,也是對六百萬藏人及其宗教自由權利的不公。在此之後,我們要求中共當局必須通過實現西藏人民的願望來促進其一直存在的“民族團結”。必須糾正錯誤,立即無條件釋放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以及他的家人,以及恰扎仁波切和所有遭受非法監禁的藏人政治犯。”

藉此夏也向自由的國家表示了感謝:“並有機會,我們感謝所有基於自由和正義原則的國家及其議會,國際財務組織和個人的持續支持。並進行國際社會共同努力,敦促中共法定立即另外,我們感謝流亡藏人社區的非政府組織和印度南部扎西倫布寺為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獲得釋放而長期兌現的各種運動。”

該聲明祝西藏在不久的將來將會迎來和平與自由:“最後,我們祈願第十一世班禪喇嘛能夠迅速返回他在西藏日喀則扎西倫布寺的寶座上。同時,祈願在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貴者和第十一世班禪喇嘛的引導下,西藏在不久的將來迎來和平與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