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1年9月2日達蘭薩拉報導』由藏人行政中央舉辦的西藏民主日第六十一週年官方慶典上,噶廈表示:「民主制是我們爭取自由的力量和凝聚力的最主要條件,而且未來西藏獲得自由時,為了西藏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發展,有效行政及公正是不可虧缺的要件。」

該慶祝在印北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的司政會議大廳舉行。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代表噶夏發表演講時講到: 「達賴喇嘛尊者及其八萬多名追隨者流亡印度後,於1960年建立了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今天,我們在慶祝第六十一周年西藏民主節。

流亡異國近十個月後的1960年2月3日,流亡藏人第一次聚集在聖地菩提迦耶時,以護法神為證,大家共同發願立誓要團結一致,在達賴喇嘛尊者的賢明領導下,深刻領會其的意旨,並各盡其責地遵照執行。當時尊者就指示:“由於建立一個與過去不同的政教結合之民主制度是極為重要的,因此,需要由廣大民眾通過選舉產生一個能代表民眾的議會。你們回去後從民眾中推選有知識、有能力、愛國並能贏得民眾信賴的代表,暫時可以從四大教派中各選出一名代表,三區各選三名代表。”民眾遵照尊者的指示,從所屬各選區選出的十三名僧俗代表,於1960年9月2日宣誓就職,從而正式組成了第一屆西藏人民議會。 1975年,噶廈決定並宣布每年9月2日為“西藏民主節”,從而形成傳統。

在最初流亡的艱難環境中,選出民眾代表,並據此對西藏流亡政府的組成部分做出重大改進的意義在於:開始主張並推動由少數人統治走向人民行使統治,由人治轉向法治的改革;西藏流亡政府不是依靠某個單一教派,而是一個由格魯派和其他各教派共同組成的政府;它涉及的也不僅僅是噶丹頗章政府後期所統轄的特定區域,而是由此開始了涵蓋整個西藏三區的遠見卓識與部署。在流亡社會,西藏人重拾了幾百年來一直未能形成的統一之民族意識,這也可謂是民主的步伐所產生的成果。

1961年10月10日發布《未來西藏憲法草案》;1963年3月10日頒布《西藏憲法》,以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力,構建三權分立之民主機制,設立各地方組織等,從而形成體系化結構。為了落實民主原則,甚至明確規定可以免除達賴喇嘛尊者的職權等,並收回了歷史上政府所封賜的各種爵位。

到1966年5月3日為止,議會議員雖然沒有專屬的辦公場所,而是分配到各部門去工作,但從1960年對五大部門和四個分支機構進行改革起,其公務員人員和負責人等的人選則是由西藏人民議會提名並呈交給尊者的。

當時的西藏,中共進行所謂的“平息暴亂”,隨即又推行所謂的“民主改革”,從而讓西藏的悲慘處境形同人間煉獄。這點在第十世班禪喇嘛於1962年撰寫的《七萬言書》中就有詳實的闡述。因為《七萬言上書》,班禪喇嘛不僅遭受長達十四年之久的監控與囚禁,而且在「文革」中也遭受極為殘酷的鬥爭和折磨。

建立西藏人民議會的同時,創立了政府、議會、公務員和各部負責人每半年召開一次工作總結會議的製度,到1969年為止前後舉行了17次會議。其後改為一年一次的公務員總結大會,到1989年為止總共舉行了16次總結大會,當時的與會者幾乎包括所有各定居地的負責人,這些舉措對流亡藏人的民主進程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1965年,達賴喇嘛尊者指示從當年開始除了議會代表,各大定居地的負責人也要通過人民直接選舉產生。 1972年,瓦拉納西地區藏人主動牽頭在各社區成立了“西藏自由運動組織”。

然而,流亡社會的民主進程並非一帆順風,隨著民主制的落實,舊的傳統既得利益階層必然會受到影響,他們與那些不了解民主精神的民眾曾經對民主進程製造了各種的障礙,但由於達賴喇嘛尊者對實行民主的決心始終沒有絲毫的動搖,因此才使得西藏也能夠與時俱進地進行改革而無人能夠阻擋其步伐。

1974年,西藏青年會主張由全體選民共同選出三區的議會議員,其後相關議案幾經提議,最終於1981年被最高常務理事會接受並對相關法規做了修改。但是,於1982年舉辦的第八屆議會選舉過程中,多堆區和寧瑪派的候選人宣布退出選舉,並要求由達賴喇嘛尊者根據預選結果做出選任。 1984年的第九屆議會選舉,又發生多堆選區不予參選的爭端,仍然要求由達賴喇嘛尊者做出選任,到第十屆議會選舉時,寧瑪派和多堆選區的預選中候選人未能達到最低得票數,最後由最高常務理事會決定由前一屆議員繼續續任。

從1977年年初開始,達賴喇嘛尊者在噶廈和常務理事會上提出在達賴喇嘛和噶夏之間,設立一個職務,以及內閣成員噶倫的產生、任期等系列主張。接著於1989年在第十六次公務員會議上提出政治領導人應該由人民直接選舉產生的主張,但這些會議的與會者並未能對如何遵循尊者的主張產生一致的共識。

1990年,宣布解散當時的噶廈和議會,並於同年5月份召集由369人組成的流亡藏人代表特別大會,接著尊者直接任命了流亡藏人憲章起草小組的成員。翌年6月14日,第十一屆西藏人民議會通過了《流亡藏人憲章》。其中設立了三權分立的民主機制,並成立了三個獨立機構。 2001年,開創了由民眾直接選舉產生首席部長(噶倫)的製度,達賴喇嘛尊者處於半退休狀態。 2011年,通過對《流亡憲章》的第二十五次修改,尊者達賴喇嘛將其政治權力分別轉移給藏人行政組織的各部領導人,也就是我們當下正在實施的製度。

民主制的宗旨是,正如美國總統亞伯罕•林肯所言:政府應該是“民有、民治、民享”。要實現它,就要保障法治,而所有治國安邦的總基調是憲法(憲章),憲法的根本宗旨是限制政府的所有行為都要在法律授權範圍之內,以及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不受損害。憲法是民眾共同意志的集中體現。因此,領導者不得凌駕於憲法,也不能馬虎草率模棱兩可地修改解說憲法內容。所以,指出新一屆噶廈所主張的公平正義之核心就是法治的原因也在這一點。

民主制是我們爭取自由的力量和凝聚力的最主要條件,而且未來西藏獲得自由時,為了西藏政治、經濟和文化的發展,有效行政及公正是不可虧缺的要件。

今天,我們集會慶祝西藏民主節的這一時刻,藉此機會謹向境內同胞表示節日的問候!雖然,中共政府在近期內對西藏先後發布了兩本白皮書,在編造各種謊言,宣稱西藏和平解放七十年來如何得到持續發展等說詞的同時,變本加厲地推行了毀滅西藏民族特性的系列殘酷政策。即使如此,境內同胞仍然滿懷信心地努力從事了各種保護西藏宗教、文化、語言和傳統的活動,我們的內心深處對此充滿由衷的感激,其實這也是流亡藏人存續的精神命脈之所在,是爭取西藏自由的最大動力。讓境內外西藏人早日團聚也是我們心中共同的夢想。讓我們保持信心,為實現這一理想而繼續前進!

時至今日,噶廈的行政業務雖然有條不紊地進行中,但由於西藏人民議會無法正常運作,不僅議會的立法職權和議會常務的所有工作都處於停止狀態,而且很多根據中國情勢和國際社會的發展,把握機會籌劃未來行動的機會也正在喪失。而政府噶夏也收到很多中國政府乘機利用這一時機,謊造西藏境內情勢,挑撥分化流亡社會,以及在國際上惡意利用這些現象進行醜化宣傳等情事的報告。同時,同情和支持西藏的政府、國會或援藏團體有人表達擔憂;西藏境內亦表達了若不能及時解決問題,將停止推動西藏自由運動;規模很小的流亡藏人社會也有很多人對事態的發展表達不安等情形也是眾所皆知的。

新一屆噶廈對符合流亡藏人憲章精神的所有行為都一定會配合支持。我們也想藉此機會呼籲有關各方思考繼續這樣僵持下去的利弊得失,基於對歷史和民族負責的態度,已經到了需要做出正確取捨選擇的時候。一俟符合憲章精神的議會之召開,噶廈有堅定的意願,願隨時協同議會,根據憲章所賦予的職責,為西藏的根本利益和人民的福利而做出努力。反之,如果仍然繼續固執僵持,其結果只會使藏人的組織走向崩潰,沒有任何一個西藏人願意看到或接受這樣的結果,也不會有任何一個西藏人會因此而得利。

最後,向長期為流亡藏人提供支持和助緣的印度、美國等國家的政府和人民、以及世界各地支持西藏的團體和個人致以節日的問候,同時也表達最衷心的感謝!祈願達賴喇嘛尊者功業盛隆!諸事如願!祈願流亡藏人民主制這棵樹苗茁壯成長,枝繁葉茂! 」。

語言翻譯

afsqarhyazeubebgcazh-CNcsdanlenettlfifrglkadeelhtiwhihuisidgaitjakolalvltmkmsmtnofaplptrorugdsrskslesswsvthtrukurvicy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