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5月25日,西藏活動家其美拉姆在挪威奧斯陸舉行的2022年奧斯陸自由論壇上發言。網路照片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2年5月26日報導』在2022年奧斯陸自由論壇上西藏活動家其美拉姆說:「即使那些沒有生活在監獄圍牆裡的人,但他們生活在一個露天的監獄裡。今天我和西藏境內的藏人的精神站在這裡,他們僅僅因為拿著這面旗子(西藏國旗)就被監禁。所以,請記住,我額頭上的那個大R代表的是抵抗、堅韌和責任。」

2022年5月25日,西藏活動家和人權倡導者其美拉姆在挪威奧斯陸舉行的2022年奧斯陸自由論壇上,分享她和藏人僅僅因為西藏人權而奮鬥被監禁的藏人的故事。

在論壇上,其美拉姆播放2006年藏人在中國的殘酷統治下穿越喜馬拉雅山脈逃離印度的視頻,其中一名藏人在途中被中國軍隊射殺,她解釋說: 「成千上萬的藏人從喜馬拉雅山脈徒步逃到尼泊爾,然後到印度,而現在,由於高科技的監控手段,只有少數藏人能夠穿過中國增加的巡邏隊。」

拉姆提及:「國際社會,包括政府代表、記者、援助機構不能進入西藏,西藏境內的藏人不能離開西藏,像我這樣的流亡藏人,不能回家,也不能與西藏老家的家人聯繫。」

她說:「中國對我祖國西藏的佔領、殖民和吞併繼續以各種形式的暴力進行,從政治壓迫到社會和經濟歧視,文化和宗教壓制,以及環境破壞。數以百萬計的西藏游牧民流離失所,被迫住在與世隔絕的家裡,幾乎沒有機會獲得可行的生計。80%的藏族兒童,甚至年僅4歲的兒童,從他們的父母身邊被奪走,被迫進入殖民化的國營寄宿學校,他們被強迫使用漢語、而不是藏語學習和思考,甚至做夢。這樣的政治灌輸是真正的從搖籃到墳墓的制度,都是為了消除我們的藏人身份,在成長過程中的藏人身份。」

該活動家說:「我的祖父母在1959年與其他8萬名跟隨我們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尊者流亡的藏人一起逃離中國政權,對我來說,作為一個無國籍難民出生在南印度。」

她進一步說:「中國政府每年花費數十億美元,試圖控制和滲透我們的社區,試圖恐嚇我們,試圖推銷他們的說法和宣傳,並壓制我們對自由的呼聲。然而,這只是不斷提醒我的責任。」

同時展示一段她和其他兩名活動家在2021年10月20日希臘皮爾戈斯的奧運聖火點燃儀式上進行抗議的視頻,她說:「這次抗議之後,我們在監獄裡被拘留了三天兩夜,但最終我們還是回到了家。不像益西曲卓(Yeshe Choedon),她是一名退休的醫生,至今仍因抗議2008年奧運會而被拘留。拉姆(Lhamo),因為給國外的親戚寄錢而死在中國的監獄裡,果•喜饒嘉措(Sherab Gyatso),因表達自己的觀點而被監禁,還有成千上萬的其他的藏人,他們都沒能回家,我們的根敦曲吉尼瑪,西藏的第十一世班禪喇嘛,也沒能回家,他是世界上最年輕的政治犯。」

西藏活動家其美拉姆最後講到:「即使那些沒有生活在監獄圍牆裡的人,但他們生活在一個露天的監獄裡,西藏境內的藏人已經訴諸自焚,這是一種燃燒自己的行為,他們呼籲兩件事,一是達賴喇嘛尊者的回歸,二是西藏人需要基本人權。我的人民已經63年沒有回家了,已經很長的時間了。今天站在這裡,不僅僅是一個年輕的藏人婦女,其美拉姆,我和我的祖先的靈魂站在這裡,我和西藏境內的藏人的靈魂站在這裡。63年前的1959年,他們群起而攻之,發誓要保護他們的土地,今天我和西藏境內的藏人的精神站在這裡,他們僅僅因為拿著這面旗子(西藏國旗)就慘遭監禁。所以,請記住,我額頭上的那個大R,它代表的是抵抗、堅韌和責任。」

語言翻譯

afsqarhyazeubebgcazh-CNcsdanlenettlfifrglkadeelhtiwhihuisidgaitjakolalvltmkmsmtnofaplptrorugdsrskslesswsvthtrukurvicy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