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5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舉辦的三天西藏文化節活動,4月4日在新德里印度國際中心圓滿結束。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於星期一表示,自從達賴喇嘛尊者在1959年抵達印度以來,藏傳佛教在過去60年中一直蓬勃發展。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31日臺北編譯報導』2018年3月31日週六,藏人行政中央舉辦「感謝印度」活動開啟為期一整年的運動,紀念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60週年。

聯邦部長馬赫什.夏爾馬與印度人民黨秘書長拉姆.馬達夫(Ram Madhav)連袂出席活動,展現對西藏事業的支持。

「難民不是對西藏人民的正確說法。他們每個人都是印度尊敬的客人。」夏爾馬並補充說,「西藏保存了印度古老的文化。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像花和香味一樣相輔相成,考慮到這種情感的連結,『謝謝』二個字,真的是多餘的。」

印度人民黨秘書長說,西藏人民和印度人民之間有著精神的連結。「印度一直敞開心胸歡迎西藏人民。我們非常了解難民的生活是什麼。但你們不是難民。印度人民和西藏人民之間有的是精神上的兄弟。」馬達夫表示感謝當時尼赫魯領導的政府為西藏精神領袖提供庇護。

馬達夫並補充說,儘管印度支持「一個中國」政策,因宗教和文化的連結,與西藏的關係更為深入。

祝福「西藏朋友」,馬達夫祈望西藏人民能夠早日重返家鄉。「對於一些人來說,花了數千年的時間才踏上回家的路。但我樂觀地認為,你們不需要花費那麼長時間。」

在活動上,82歲的西藏精神領袖在講話中向與會者表示,西藏難民面臨許多問題,但在印度政府的支持下,得以保存藏人的文化和身份認同。達賴喇嘛表示:「我們的生活充滿了自信,並抱持著人道和兄弟情誼的價值觀。」

尊者說,當他來到印度時,他認為這兩個國家,是上師與弟子的關係,這種精神依然存在。

納倫達斯是一位退休的士兵,負責護衛達賴喇嘛尊者順利踏上印度土地,他也是特邀的嘉賓。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表示感謝印度政府和人民,在長達六十年的時間以來,為西藏人民提供庇護和支持。 「尊者稱自己是印度之子,而我們是孫子輩。」

司政猛烈抨擊中國,並說:「過去60年來,中國對西藏文化、宗教信仰和浮濫開發西藏資源,造成了嚴重的破壞。但西藏精神仍然堅不可摧,並具有強烈的適應力。所以能夠恢復西藏的文化和身份認同。」

「感謝印度」活動原定在新德里舉行,但因內閣秘書發表一份說明,建議印度官員和政治領導人,在印中敏感階段避免參與藏人行政中央舉辦的活動。之後,這場活動轉移到達蘭薩拉舉行。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今天(4月2日)說,西藏精神的韌性源自於2500年悠久歷史的佛教那爛陀傳統,共產主義與佛教之間沒辦法比較,因為他的社會「不怕」中國。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31日臺北編譯報導』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敦促他的同胞們倍加努力,讓達賴喇嘛尊者實現返藏的心願。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在印度達蘭薩拉主寺「感謝印度」活動上發表講話,自1959年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以來,西藏慘遭六十年的中國對其文化和身份認同的破壞。

他說達賴喇嘛尊者「夢見自己在布達拉宮的一個充滿光明的房間裡,他將在這裡與西藏境內藏人團聚。」拉薩布達拉宮一直以來都是達賴喇嘛尊者的駐錫地,直到1959年西藏抗暴後、流亡印度為止。

「我們在印度和世界各地的西藏人民勢必倍加的努力,讓尊者回到布達拉宮成為現實。我們和達賴喇嘛尊者與在西藏境內藏人一起團聚,他們在過去的60年中,一直抱持著希望,想要在他們的有生之年一見達賴喇嘛尊者。成千上萬的藏人因西藏事業而奉獻了寶貴的生命。他們之中有許多人把自己活活燒死了。」司政激動表示。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