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3日台北編譯報導』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今天(4月2日)說,西藏精神的韌性源自於2500年悠久歷史的佛教那爛陀傳統,共產主義與佛教之間沒辦法比較,因為他的社會「不怕」中國。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31日臺北編譯報導』2018年3月31日週六,藏人行政中央舉辦「感謝印度」活動開啟為期一整年的運動,紀念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60週年。

聯邦部長馬赫什.夏爾馬與印度人民黨秘書長拉姆.馬達夫(Ram Madhav)連袂出席活動,展現對西藏事業的支持。

「難民不是對西藏人民的正確說法。他們每個人都是印度尊敬的客人。」夏爾馬並補充說,「西藏保存了印度古老的文化。我們之間的關係就像花和香味一樣相輔相成,考慮到這種情感的連結,『謝謝』二個字,真的是多餘的。」

印度人民黨秘書長說,西藏人民和印度人民之間有著精神的連結。「印度一直敞開心胸歡迎西藏人民。我們非常了解難民的生活是什麼。但你們不是難民。印度人民和西藏人民之間有的是精神上的兄弟。」馬達夫表示感謝當時尼赫魯領導的政府為西藏精神領袖提供庇護。

馬達夫並補充說,儘管印度支持「一個中國」政策,因宗教和文化的連結,與西藏的關係更為深入。

祝福「西藏朋友」,馬達夫祈望西藏人民能夠早日重返家鄉。「對於一些人來說,花了數千年的時間才踏上回家的路。但我樂觀地認為,你們不需要花費那麼長時間。」

在活動上,82歲的西藏精神領袖在講話中向與會者表示,西藏難民面臨許多問題,但在印度政府的支持下,得以保存藏人的文化和身份認同。達賴喇嘛表示:「我們的生活充滿了自信,並抱持著人道和兄弟情誼的價值觀。」

尊者說,當他來到印度時,他認為這兩個國家,是上師與弟子的關係,這種精神依然存在。

納倫達斯是一位退休的士兵,負責護衛達賴喇嘛尊者順利踏上印度土地,他也是特邀的嘉賓。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表示感謝印度政府和人民,在長達六十年的時間以來,為西藏人民提供庇護和支持。 「尊者稱自己是印度之子,而我們是孫子輩。」

司政猛烈抨擊中國,並說:「過去60年來,中國對西藏文化、宗教信仰和浮濫開發西藏資源,造成了嚴重的破壞。但西藏精神仍然堅不可摧,並具有強烈的適應力。所以能夠恢復西藏的文化和身份認同。」

「感謝印度」活動原定在新德里舉行,但因內閣秘書發表一份說明,建議印度官員和政治領導人,在印中敏感階段避免參與藏人行政中央舉辦的活動。之後,這場活動轉移到達蘭薩拉舉行。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31日臺北編譯報導』數十名達旺僧俗二眾,循著印藏邊界的曲塘木(Chuthangmo)至特茲普爾路線,紀念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六十週年,歷經十一天的徒步於2018年3月29日抵達達蘭薩拉,受到藏人社區的熱烈迎接。

達蘭薩拉的數十名藏人和支持者在當天上午舉行招待會,歡迎這支來自達旺的隊伍,這是一場和平遊行倡議,旨在紀念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六十年。

藏人行政中央(CTA)衛生署噶倫曲永旺秋(Kalon Choekyong Wangchuk),外交與新聞部秘書長索南諾布達波(Sonam Norbu Dapgo),西藏定居點官員達瓦仁青(Dawa Rinchen),以及「感謝印度2018」主辦單位成員以傳統西藏哈達向達旺朝聖隊伍致意。非政府組織和達蘭薩拉西藏社區成員代表展開雙臂熱情歡迎他們的到來。

達旺寺住持唐噶祖古仁波切,西藏事業核心小組全印召集人卡瑞美(Shri RK Khrimey),現任阿魯納恰爾邦首席部長白瑪坎杜的母親仁青卓瑪(Rinchen Dolma)女士,尊貴的達旺寺前住持桑丹益西(Shri Sandesh Meshram)和達旺核心委員會主席龍珠曲桑(Lhundup Choesang)都是這支遊行隊伍的領導人。

西藏非政府組織官員和代表為達旺和平遊行倡議成員舉辦一系列歡迎活動。

為紀念尊者流亡印度60週年,達旺朝聖者於3月19日在阿魯納恰爾邦曲塘木出發,這是達賴喇嘛尊者在1959年抵達印度的第一站。

此次遊行,由印度西藏事業核心小組與達旺、西卡門區人民,以及達旺地區的寺院和非政府組織合作舉行。來自阿魯納恰爾邦達旺和西卡門地區47多人,以及印藏協調辦公室參與這場徒步遊行活動。

這場徒步遊行,從第一站曲塘木、達旺至特茲普爾,由約200名來自達旺及周邊地區村鎮的當地居民帶領。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29日台北編譯報導』 經過媒體大量炒作,從印度內閣部長辛哈的通知,指示印度中央和邦政府高層官員避免出席西藏精神領袖露面的活動後,以及藏人在本月初所發生的事件中;現有報導稱,一些高層官員計畫出席這個週末由尊者主持的「感謝你!印度」活動。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31日臺北編譯報導』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敦促他的同胞們倍加努力,讓達賴喇嘛尊者實現返藏的心願。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Lobsang Sangay)在印度達蘭薩拉主寺「感謝印度」活動上發表講話,自1959年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以來,西藏慘遭六十年的中國對其文化和身份認同的破壞。

他說達賴喇嘛尊者「夢見自己在布達拉宮的一個充滿光明的房間裡,他將在這裡與西藏境內藏人團聚。」拉薩布達拉宮一直以來都是達賴喇嘛尊者的駐錫地,直到1959年西藏抗暴後、流亡印度為止。

「我們在印度和世界各地的西藏人民勢必倍加的努力,讓尊者回到布達拉宮成為現實。我們和達賴喇嘛尊者與在西藏境內藏人一起團聚,他們在過去的60年中,一直抱持著希望,想要在他們的有生之年一見達賴喇嘛尊者。成千上萬的藏人因西藏事業而奉獻了寶貴的生命。他們之中有許多人把自己活活燒死了。」司政激動表示。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29日台北編譯報導』 藏人行政中央(CTA)司政洛桑森格,以及財政部噶倫噶瑪益西和衛生署噶倫曲永旺秋今天(3月29日)在噶廈秘書處召開新聞記者會上,發表「感謝印度」活動音樂視頻。

「感謝印度」音樂視頻,由西藏表演藝術學院 (TIPA)表演人員演出與製作,作為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印度六十週年的紀念,感謝印度的盛情款待和協助。

記者會上並發表外交與新聞部 (DIIR) 出版的三套書籍。分別是《印度和西藏:從古迄今的連結》、《印藏關係:共同的文化遺產》、《2017時輪金剛灌頂法會圖集》。

在記者會上回答問題時,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解釋舉辦「感謝印度 2018」 的原因,該活動圍繞在印度政府最近與活動相關的通知,以及為期一週「感謝印度」活動相關問題。

「印度政府和人民為西藏做的最多。每年,在所有正式和非正式活動之中,我們藏人總是說謝謝印度。我認為重要的是,我們也應該以行動展現出我們的感激之情。」他說,「達賴喇嘛尊者自稱是『印度之子』。所以,我們應該說聲非常謝謝你。即使在朋友、家人或情侶之間,也可以不時地對你的妻子、丈夫、父母或朋友說聲謝謝,這將使我們的生活更美好。此外,我們與印度的關係就像父母和孩子。因此,我們要感謝印度。」

關於印度政府就這個活動發出的通知;洛桑森格說,藏人行政中央(CTA)對印度的立場始終是一致的。「無論我們做什麼,不想給我們的主人或想見我們的人造成不便。他們可能有特別的理由來解釋為什麼這些未來的月份是敏感的。因此,我們完全理解並尊重。我們不會感到失望,而是瞭解情況。」

西藏司政洛桑森格並談到為期一整年的活動,包括大規模植樹支援綠色印度運動,參加由印度政府舉辦的瑜伽日活動,為貧困及街友分發食品,大規模清潔行動支持印度政府「清潔印度」號召(Swachh Bharat initiative),以及在冬季分送毯子和溫暖衣物給無家可歸的人們。「藏人行政中央各部會首長(Kalons) 和西藏人民議會議員將赴訪印度各邦,與當地領導人會面,向他們表示感謝,這是為期一整年運動的一部分。」

在回答印藏關係和印度政府期望的問題時,洛桑森格表示,印度對西藏政策並沒有改變。「我們在這裡超過60年。過去的60年是美好的,印度一直是很棒的東道主。因此,我們的關係就像父母和孩子一般。有時,父母有某些情況,孩子必須瞭解。我們尊重這一點。我們沒有怨言。因此,無論在未來幾個月內發生什麼,可以肯定的是,這將是過去60年來發生的重大變化。過去的60年裡,印藏整體關係一直很好。印度一直是很棒的東道主,也將繼續如此。關於這一點,我們非常有信心。」

洛桑森格承認中國在西藏問題上對全球領導人的施壓與日俱增;他說:「無論我走到哪裡,不管是歐洲、美國,壓力都在增加。同時,也有悔恨的發生。如果看一下澳洲,在十年前就已經傾向以中國為支點的亞洲。現在,澳洲執政黨提出一項法案,議會也通過了;防止外國干涉國內事務,而中國是該法案的首要目標。所以,壓力的存在是真的,而且幾乎是所有我去的地方。不同的壓力壓境而來。但同時,來自不同國家的反應也有所不同。因此,接下來的幾個月裡,不會發生我們在過去60年裡沒有見到的任何事情。」

洛桑森格博士也提到了中國對印度的戰略包圍,稱為「從斯里蘭卡、不丹、緬甸和巴基斯坦到尼泊爾、孟加拉和馬爾地夫的一串珍珠」。在中共佔領西藏之後,南亞地緣政治發生了變化。如果想要南亞的安全穩定,西藏是對中國和南亞、以及全世界的考驗。」並宣佈印度應該讓西藏成為印度的核心問題。

洛桑森格博士在談到印度政府最近的通知一事時表示:「正如我在議會中所說的,此事發生後,我在最快的時間內訪問了德里與會見官員。會晤期間,我們進行深入的討論。因此,我可以清楚地說,就印度政府而言,對西藏政策和達賴喇嘛尊者的支持,並沒有任何結構性的背離。我們相信,3月31日的官方活動將會取得巨大成功。所以,沒有必要擔心。印度對西藏的立場沒有改變。」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3月28日台北編譯報導』印度國民志願服務團(RSS)創辦人兼印藏友好協會主席印德瑞什.庫瑪爾(Indresh Kumar)先生星期二在印度代表們的陪同下,赴達蘭薩拉藏人行政中央拜會西藏司政洛桑森格。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