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纪念集会上发表集会 照片/资料图片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3月11日台北編譯報導』当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进入西藏时,他们承诺为西藏修建“一条路”,并声称它将对西藏人民带来“和平与繁荣”。然而,这条路完工后,解放军的坦克,枪支和更多的军队布满了整个青藏高原。

六十年前,也就是1959年的这一天,西藏人民揭竿而起反抗中国军队的占领。随着他们的拳头向空中挥舞的同时,我们的兄弟姐妹们不谋而合走到一起展开了抗共运动,并明确表示雪域是西藏的领土。 “西藏属于西藏人!” 他们坚定不移地团结一致,以生命保护了我们的根本上师,伟大的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

在过去的六十年里,北京政府残酷镇压西藏人民,剥夺我们的基本权利,并一直用系统性的政策来消灭西藏语言文化、独特的身份,以及求真务实的精神实践。从本质上讲,中共旨在从地球上消除西藏文明。人权观察组织在今年的年度报告中指出,中国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鼓励民众毫不留情地谴责达赖喇嘛尊者。

此外,近年来对人权维护者的打击力度在不断加大。母语保护者扎西旺秋目前在中国监狱,将要服刑5年。他唯一的“罪行”是按中国宪法赋予的权力,提倡西藏人民保护自己的语言文化。最近,中国当局还禁止西藏儿童在各所在地寺院参加非正式藏语文授课活动。

作为控制全球监控网络雄心的前奏,中国将西藏作为高科技监控法试验场, 通过“社会管理网格系统”,对西藏加强了电子和物理监视的“奥威尔式”控制。此外,自2008年以来,在城市和郊区,甚至青藏高原的偏远地区,每条道路上越来越多地设置了路障和检查站。中国当局在所谓西藏自治区,每20名藏人中至少派遣一名警官,这创造了一个反乌托邦的世界。另外,在创建所谓“双联户”政策下,还发生儿子监视自己的父亲,女儿揭发自己的母亲,以及兄弟姐妹间也进行彼此监视等,制造骨肉相恶。

被称为地球“第三极”的西藏,拥有世界上除两极之外的最大冰川。无疑,西藏是亚洲最大河流的源头,超过10亿人依赖西藏水源。因此,高原上升的气温会危及亚洲数亿人的生计,也会对全球气候变化产生负面影响。中国劣迹斑斑的环保政策使青藏高原已成为破坏性的采矿中心,肆无忌惮的河流筑坝,使情况变得更加危险。

中共对西藏和西藏人民的打击一直是全方位多管齐下,目前已超过200万西藏农牧民,特别是游牧民从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上强行移走,搬迁到大规模的贫民窟里,在那里他们没有机会过上有尊严的传统生活。正因为对这些严厉的镇压政策的不满,自2009年以来,有153名同胞自焚。最近的自焚事件是一名称多波的23岁男子,于2018年11月4日,在安多阿坝举行。绝大多数自焚者生命最后的呼声是,“西藏需要自由!” “让达赖喇嘛尊者返回西藏!”

“自由之家”连续四年将西藏列为世界上第二个最不自由的地区。同样,无国界记者组织对西藏有系统性地违反新闻自由的行为表示“愤怒”,并指出记者要进入西藏比进入朝鲜更难。分布世界各地的西藏兄弟姐妹们;尽管我们生活在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但我们精诚团结,并克服各种困难已取得了许多成就。我们在过去六十年的历程是充满抵抗,充满活力和充满希望的六十年。

从20世纪50年代初开始,在西藏东部,中国的每一项暴力政策都遭到了坚决的抵抗。 1959年3月爆发的西藏自由抗暴运动; 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藏人在监狱和集中营的勇敢抵抗;20世纪80年代在拉萨爆发的大规模示威抗议活动等,都充分表明西藏人民共同争取自己的权利,以及坚持和捍卫正义及自由的斗争意志。

2008年,全世界目睹了新一代藏人在全国范围内掀起的和平抗共运动,世人见证了境内藏人的勇气和决心。他们追求自由和尊严,并宣称:“我们的声音无法被压覆; 我们的承诺不会动摇”。这种坚定不移的抵抗仍在继续着。

同样,在流亡中,我们不仅要重建自己,重建一个成功和繁荣的社区。当我们的前辈在60年前首次抵达印度时,他们所面临的是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上无片瓦下无立锥之地,在陌生的的环境里,一切从零开始。尽管如此,在达赖喇嘛尊者的卓越领导下,经过不断努力,重新建立了流亡藏人学校,寺院,定居地。他们在玉米田里播下了希望的种子;流亡藏人还不分男女更新了他们的技能,发展手工艺编织地毯,为他们的下一代铺平了更美好的未来。

通过这些机构和社区,我们设法恢复我们的语言,文化,以及我们的精神传统,其中最重要的是我们的身份。西藏悠久的历史和博大精深的宗教哲学文化,使我们能够从受害者转变为幸存者。几十年来,西藏的正义事业及我们有效和成功地实施各项发展计划的能力,赢得了全球朋友,援藏团体等的不断支持和钦佩。

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藏人行政中央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法治,性别平等,积极普选的强大流亡民主政体。 2011年,尊者终止西藏政教合一制, 将他的政治权力下放给民众选举产生的政治领导人。今天的藏人行政中央代表了境内藏人和分布在全球40多个国家的流亡藏人。我们在13个国家分别设立了驻外西藏代表处,这些已成为官方办事机构。

藏人行政中央还监督管理71处流亡藏人定居地; 275座寺院和尼姑院,69所学校,学生人数近达20,000人,流亡藏人识字率高于南亚和东南亚地区部分国家。针对流亡藏人的需求,在印度、尼泊尔、不丹等境内还建立了医院,诊所和养老院。我们的成功并不仅限于流亡藏人社区。今天,我们在日本拥有由90名成员组成的全党议会最大西藏支持小组。同样,捷克国会支持西藏小组也是欧洲最大的国会支持西藏小组,该小组内来自众议院和参议院的50多名代表在支持西藏问题。

2018年,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一些最强大成员国呼吁,中国要停止对西藏严重践踏人权行为。对中国进行第三轮普遍定期审议期间,我们得到来自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丹麦、法国、德国、日本、新西兰、瑞典、瑞士,英国和美国等国家的大力支持。

同样,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是,去年12月,美国通过了《入藏互惠法案》,同时向前迈出了前所未有的一步。这种两党通过的法案旨在被认为有责任限制美国官员和记者进入西藏的那些中国官员,也同样限制他们进入美国。美国总统通过“亚洲再保险倡议法”进一步加强对西藏的支持,该法确保了特殊的经济支持,以促进和保护西藏文化,教育,环境保护和可持续发展。

我们知道,中国政府只会口头上说“合作”、“对话”。如果它真的相信“合作可以带来世界和平”,那么,应该与达赖喇嘛尊者的特使重启和谈。正如我们一再表示的那样,这里我们的特使已准备好以“中间道路”政策,通过和谈解决西藏问题。中国政府不愿结束对西藏60年的镇压,反而采取“零和一百战略”。在这一新战略下,被国际媒体传播的流亡藏人消息零进入西藏,而中共的宣传却要百分之百地传播到国际与流亡藏人社会。

中国政府认为西藏问题随着时间的流失将会逐渐消失。但是,半个多世纪的经历让我们应该相信,西藏境内的年轻藏人经历了镇压与反抗的考验后,成为生活在民主自由国度的流亡年轻藏人维护其民族尊严的坚强决心和砥砺奋进的动力。同时,向中共当局发出这样的信号,只要西藏民族存在,争取西藏自由的斗争将会继续下去。

为了在过去60年来对我们的坚定支持者表达感激之情,我们把2018年定为“感恩年”。因此,我们从“谢谢你,印度”开始,以“谢谢你,美国”结束,其间与许多其他国家表达了谢意。今天,借此机会,我再次向印度和世界各地的朋友们,表示衷心感谢!

朋友们,西藏的悲惨经历清楚地提醒我们还有许多工作需要做。对西藏六十年的占领和武力镇压持续太长了。为确保西藏民族争取自由斗争推向前进,噶厦已正式宣布2019年为“承诺年”。呼吁全世界热爱自由的人们承诺将要结束西藏的压迫,并致力于打击弱肉强食有罪不罚的现象。对于散居世界各地的西藏人民,让我们继续捍卫西藏的正义事业,不断加强我们的复原力,使我们能够与境内兄弟姐妹团结​​一致,和衷共济;让我们承诺将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送回拉萨布达拉宫,这也理所当然地属于尊者。

尊者达赖喇嘛万岁!

西藏万岁!

噶厦 司政

2019年3月10日

藏人行政中央外交部中文处译 (英译汉)

《西藏之页》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