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拉薩的大昭寺。 照片:國際西藏郵報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09月2日』據印度媒體此前報導,中共智庫中國藏學研究中心某研究員在接見訪問西藏的印度記者團時強調,下一世達賴喇嘛必須接受金瓶掣籤制度的約束,轉世在中國境內。

筆者的意見是,中共的真實想法是,金瓶掣籤制度是什麼不重要,它能起什麼作用最重要。中共只是想利用金瓶掣籤加強北京對西藏的全面控製而已。因此,借用中共在宣傳西藏歷史時常用的一個詞:正本清源,我們必須了解一下金瓶掣籤制度的設立初衷是什麼,中共又如何破壞了其中的正當程式。

2018年,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出版社出版了清史專家兼藏學學者歐麥高(Max Oidtmann)寫成的《金瓶鑄成:清帝國與西藏活佛轉世政治》(Forging the Golden Urn: The Qing Empire and the Politics of Reincarnation in Tibet)。作者參考了滿、漢、藏三種文獻史料,探究滿清如何讓藏人接受這一制度。據歐麥高先生的研究,掣籤制度可以追溯到明朝末期,朝廷本是為了公平選舉官員,杜絕不正當請託,而設立了掣籤法。

1792年第二次廓爾喀之戰後,乾隆帝為了杜絕拉穆吹忠的薩滿神諭控制活佛轉世,確保活佛轉世的公正穩定,因此在《欽定藏內善後章程》中,提出了以金瓶掣籤確認活佛靈童的做法。這樣的做法最初雖然受到了格魯派高僧與蒙藏貴族的懷疑與抵制,且未能完全根絕拉穆吹忠在尋找活佛靈童中的應用,但是,由於此舉加強了西藏甘丹頗章政府的集權與正當性,因此最終獲得藏傳佛教徒的接受,並成為廣泛施行的定制。

該書提到在清朝與佛教的聯盟並非前無古人,唐朝與明朝兩代都有先例。不過金瓶掣籤在清代並不被視為衡量清朝治理藏傳佛教徒合法性的晴雨表,直到當代才透過中央政府立法將活佛轉世合法化,並且將金瓶掣籤賦予了主權意涵。

以上可知,金瓶掣籤制度目的是為了保證活佛轉世的程式公正,並且對西藏的約束力並不像中國所宣傳的那樣。

而中共自身卻破壞了活佛轉世的程式公正,甚至還洋洋自得地寫在內部性資料裡,即一篇北京當局對援藏幹部講話收錄於中共資料《西藏前沿問題研究》。在班禪喇嘛轉世這一關鍵問題上,中國藏傳佛教界支持北京一派和支持達蘭薩拉的一派對立,當時正在外地考察的中共前黨魁江澤民給中央領導幹部寫信,要求必須按照金瓶掣籤制度來做,隨後中共表面上掛著加快尋訪的旗子,實際上在內部進行清洗,拔除了支持達賴喇嘛的一派,真正的班禪喇嘛從此下落不明。

親歷這一事件的阿嘉仁波切流亡海外後,披露了葉小文對他的談話,他透露中共在掣籤問題上作弊。把中共欽定的班禪之簽塞上棉花,做高一些,因此抽籤者一定會抽到它。而這個資料,外界早已熟知。

綜合可知,如果沒有程式的公正,藏人絕不會接受本是為了杜絕不正請託而設立的金瓶掣籤制度,班禪喇嘛轉世的先例就證明了在中共做手腳的情況下,這一程式的公正性蕩然無存。所以,達蘭薩拉決不接受中共的金瓶掣籤。這個簡單的道理,必須對中共智庫和統戰部說清楚。

同時,筆者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也在於告訴北京當局,江澤民的干涉操縱令藏人痛失真正的班禪更敦確吉尼瑪,達蘭薩拉已掌握了追究責任的證據。然而真相的還原遠未停止,當年班禪喇嘛轉世這一事件的真相,達蘭薩拉還將繼續調查下去,給600萬藏人一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