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尊者:保存西藏的非暴力文化与和平价值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国际西藏邮报2016年10月25日达兰萨拉报导』义大利,米兰 - 「目前,我关注的是维护藏人文化和身份认同,」达赖喇嘛尊者并补充说,西藏的「非暴力与和平文化,值得保存下来。」

星期六(10月23日),在义大利米兰古老的罗镇(Rho)国际展览中心,在12000名与会者面前,尊者获赠义大利米兰市荣誉公民。罗镇市长皮雅卓.罗玛诺(Pietro Romano)致欢迎词,并请求知名影星、国际声援西藏运动董事长李察基尔上台介绍尊者:「我来到这裡聆听尊者谈关于慈悲、爱和接受的教导,无论尊者在哪裡,总是為人们带来了包容的氛围,他让每个人都感到自己受到欢迎,想到这个,让我想起了刻在波斯诗人鲁米墓碑上的一段诗句:『来吧!来吧!不论你是谁!流浪者、朝圣者、爱上远离的人,这些都不重要,我们并不是在沙漠中,绝望的商队,来吧!纵然你曾经打破你的誓言,上千次,来吧!依旧再来吧!来吧!』(Come, come, whoever you are. Wanderer, worshipper, lover of leaving. It doesn't matter. Ours is not a caravan of despair. Come, even if you have broken your vows a thousand times. Come, yet again, come, come.)」

步上领奖台,身边站著义大利语和英语口译人员,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感谢古老的罗镇市让他成為荣誉市民:「很高兴能够与大家在这裡共聚一堂,我们都是一样的人类,我们可能有著不同的脸孔,但是我们身体、精神和情感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想过幸福的生活,但我们老是不知道该如何成办。」西藏精神领袖说,「在物质取向的社会裡,我们寻找以物质目标的快乐,但似乎没有為人们带来完全的满意,我遇到了很多富有的人,他们也充满压力和焦虑,需要更多地关注内在价值观。」

「我也可以轻易地顺服于怀疑、担心和愤怒,但我已经了解,平和的心灵不仅是一个沉闷的问题,而且警醒我必须运用智力,如果我们只看到我们面临的问题,近看似乎很严重,但从不同的角度看,我们的态度可以变得更务实些。如果能够练习我们的智慧,保持我们需要的冷静。在我的成长阶段,我被包围在一切的形式之中,当我在1954-55年间和1956年去到中国的时候,形式问题让我感到紧张,然而,当我成為难民之后,撇开所有的形式,更為自由。」尊者说,「更认真来说,虽然我们在这裡享有和平与满足,但是现在在世界其他地方的人们,充斥著恐惧和愤怒,彼此残杀。暴力的出现,往往是因為我们过度在彼此的次级差异,我们允许自己以『我们』和『他们』来区分彼此;但是,既然我们都是同样的人类,我们必须促进所有人对于一体性的认知意识,基于此,无论面对什麼问题,我们可以解决。我们可以进行有意义的对话,以人道的方法解决衝突。」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概述了他的三项承诺:促进人类的幸福和人类的一体性;宗教和谐,儘管所有宗教传统在哲理上有所不同,但皆传达共同的爱和慈悲信息;以及维护西藏文化和身份认同的存活 - 非暴力、和平的西藏文化,值得保存下去。

「这些日子以来,」尊者说,「每当发生恐怖攻击时,媒体都倾向于称為穆斯林恐怖分子的行动,或像是缅甸最近发生的佛教恐怖分子一样,这是一个错误。因為恐怖分子只是恐怖分子,藉由流血暴力,这些人不再是具格的穆斯林或佛教徒。」

「我是一个藏人,但是我退休后,关于政治事务不再有任何责任,而且我已经结束未来达赖喇嘛的政治角色,我现在关注的是维护藏人的文化和身份认同。非暴力与和平的文化,是值得保留的。我们丰富的佛教传统,包括让今天科学家深感兴趣的心灵和情感运作,此外,我关心的是保护西藏脆弱的生态环境,西藏是亚洲许多河流的发源地,超过一兆人口依赖的水资源。」尊者补充说。之后,尊者邀请观眾提问,并回答这些被提出的问题。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是世界上,知名的世界和平与非暴力倡导者。传达著对所有生命的爱和慈悲。过去的50年来,尊者周游世界各地,传播和平与普世责任的信息。他认為,所有宗教的共同目标,并且是每个人必须设法找到的目标,便是促进包容、利他和爱。他在2011年卸下政治责任退休。但作為六百万藏人其中一员,尊者表示将继续為西藏事业奉献服务。

1959年, 十四世达赖喇嘛尊者与成千上万的藏人进入印度寻求政庇护。西藏精神领袖在流亡地建立治理政府,重建寺院,而上师们戮力将佛法教义传承给年轻的僧侣。儘管情况极為困难,但流亡藏人逐步成功地重建了寺院,保护了他们的文化,重建了社会,让西藏的传统文化存活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