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达赖喇嘛尊者弘法的境内藏人。照片(西藏之页)

达兰萨拉: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在印度佛教圣地菩提迦耶向来自世界各国的信众传法。中共当局为阻止西藏境内的藏人信众赴印聆听尊者开示,从而下令所有前往印度参加法会及探亲的藏人,在规定期限内返回各自所在地,否则将会“面临严重后果”。

西藏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从今年1月份开始,在印度佛教圣地菩提迦耶,向来自中国、西藏、台湾等世界各国的数千名信众,连读传授了三场法会。

近日,中共当局为阻止来自西藏境内的藏人信众聆听达赖喇嘛尊者开示,从而下令所有前往印度参加法会及探亲的藏人,在规定期限内返回各自所在地,否则将会“面临严重后果”。

上述被召回的藏人信众,包括来自西藏康区理塘、康定、甘孜、德格、道孚和炉霍等地的藏人信众。他们被警告在指定限期内返回,否则将会没收护照,并进行严厉惩罚,因此这些藏人信众目前已陆续返回西藏。

去年,达赖喇嘛尊者在菩提迦耶传授第三十四届时轮金刚灌顶法会时,中共当局为阻挠境内藏人前去参加法会,在所谓“西藏自治区”和其他藏区收回藏人的护照,并威胁对他们永不发放护照。同样,这一措施也在新疆实施当中。

总部位于达然萨拉的“西藏人权与民主促进”曾发布声明,过去几十年来尼泊尔当局受到来自中共的压力,对藏人采取更加严厉的管控措施。同时,严厉管控边境地区。早在2012年,数百名参加达赖喇嘛尊者时轮金刚灌顶法会的藏人,返回西藏后遭到中共当局的迫害,不论男女老少都强迫参加“爱国主义教育学习班”,并长达数月。

美国的人权观察组织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指出: “中国当局没有提出合理原因就收走护照,这已经侵犯了人民的迁徙自由权……把全区居民的护照收走,并进行处罚,将会对本来已高度紧张地区的反政府情绪便是火上添油。”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照片:(藏人行政中央网站)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22日达兰萨拉报导』新德里 - 「就歷史地位而言,西藏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任何一个、包括印度在内的国家,称西藏自古以来是中国一部分,这是错误的,我们无法接受这种说法。」西藏司政上週四(1月18日)在印度新德里的新闻记者会上表示。

正在进行采矿的康巴地区拉多乡。照片:TPI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16日达兰萨拉报导』 在西藏东部康巴地区拉多乡(Lhathog)玉龙赞特山附近居住数个世纪之久的西藏牧民,中共以发展為由,并在中共政府支付最少的赔偿之下,被迫放弃传统牧场。

丹增德勒仁波切,扎西文色,噶玛桑珠,多吉扎西 照片:西藏之页

达兰萨拉:近日,中共青海玉树中级人民法院对西藏母语保护者扎西文色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一案审理了4个小时。扎西文色在法庭上否认了对他的罪名指控。如果“煽动分裂国家”罪成立,他有可能需要面临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

达赖喇嘛尊者在菩提迦耶讲授佛法。照片:OHHDL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16日达兰萨拉报导』2018年1月14日至16日,达赖喇嘛尊者在菩提迦耶讲授佛法。尊者表示,「随著交通和旅游设施的改善,更多人对西藏的宗教和文化產生浓厚的兴趣,得到佛法的支持和摄受。你们是新的佛教徒,我们西藏和喜马拉雅地区的老佛教徒也欢迎你们的到来。」

丹增德勒仁波切,多吉扎西,扎西文色,噶玛桑珠, 照片:西藏之页

达兰萨拉:近日,中共青海玉树中级人民法院对西藏母语保护者扎西文色涉嫌“煽动分裂国家”一案审理了4个小时。扎西文色在法庭上否认了对他的罪名指控。如果“煽动分裂国家”罪成立,他有可能需要面临最高15年的有期徒刑。

西藏昌都市江达县麦东村全景

西藏昌都市江达县麦东村村民抗议当局强令搬迁并拆房而遭殴打受重伤,其中多人被拘禁数月,近期均以低补偿被强迁到面积极小、质量极差的“集中居住区”,再令他们怨声载道。

一位有关消息人士日前向本台表示,位于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江达县江达镇麦东村(原属同普乡)的藏人居民在去年中旬被当局强令搬迁,当时数户房屋被强制拆除,引起民众集体抗议而遭警方暴力镇压,其中多人受重伤被送医,之后数十人被拘禁长达数个月。

消息人士说:“江达县政府以推进‘城镇化’为借口开展所谓的‘易地搬迁安置点项目’,去年6月强令位于县城附近的麦东村约30户村民搬迁,由于村民一致拒绝,当局则动用推土机强行拆除其中部分村民的住房,于是全村民众展开和平示威,抗议当局的不法行为。当时在场聚集的警察向示威人群投掷催泪弹,并对他们进行暴力殴打,导致很多人受重伤,被送往医院急救。之后,当地50多位村民被警方拘押,其中包括一位叫卓玛的村民和另一位婴儿的母亲。他们在被审问期间,还遭到不同程度的虐待。”

消息人士表示,被捕村民陆续获得释放,但仍遭遇被强制搬迁的命运。

“这批被捕的村民在遭关押的数个月之后,陆续被释放回家。之后当局以低补偿的方式,强行让全村居民搬迁到政府统一建盖的‘集中居住区’。去年11月,当局按照每户家庭人口的数量,不由分说地分配了房屋。”

消息人士表示,当地村民对地方政府的强制性做法表达不满,但都因为有苦无处诉而感到无奈。“这一‘集中居住区’被命名为所谓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而麦东村村民被强制搬迁到位于江达县城加油站附近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而当局建盖的‘安置区’住房看似美观,但是极其简陋,不仅面积极小,而且质量极差,加上当局所给的搬迁补偿费过低,使村民怨声载道,也抱怨政府的不公平对待,但都因为有苦无处诉而感到很无奈。”

另一位有关消息人士星期一向本台表示,中国当局从2016年到2017年年底在江达县建立了23个“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导致村民在无任何意愿下被迫搬迁。
“江达县政府从2016年实行的所谓‘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简称‘十三五’规划期间,在江达镇麦东村、岗托镇矮拉村、生达乡色巴村、汪布顶乡来玛村、波罗乡阿当村等多个乡村展开所谓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区建设项目’,强迫村民离开世世代代居住的土地而分散搬迁到在2017年年内完成的共计23个‘安置区’,一旦村民发声反对,当局则动用推土机和警力进行镇压,村民虽无任何意愿离开本土前往异地,但最终因为没有抵抗能力,而被迫搬迁。”

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