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藏司政洛桑森格在埃默里大學演講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4月10日台北編譯報導』 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在亞特蘭大知名的埃默里大學2018哈樂德.伯曼法律和宗教講座上,就《西藏人民走向世俗民主的過渡》發表專題演講。現場的專家學者、學生和教授全神貫注參與。

在演講期間,司政洛桑森格表示,西藏民主是世界上最獨特和最有趣的民主制度之一;是過去六十年,在達賴喇嘛尊者領導之下,西藏人民所取得的進步成果。

洛桑森格進一步表示,我們生活在一個越來越趨向民族主義和極端主義的世界,因此,西藏人民在這樣一個時期能夠成功地走向世俗民主的過渡,更加值得關注。

在引人入勝的演講當中,洛桑森格概述西藏民主的四個主要特點,讓西藏民主在其他民主政體之間獨樹一幟。「西藏民主是多維的。與大多數民主國家不同,西藏民主的演變是從上而下的倡議,而大多數民主國家則是自上而下的抗爭。事實上,達賴喇嘛尊者在2010年,小心奕奕地婉拒西藏人民的請求,決定完成全面民主化的西藏政體,就其本身而言,已是非常的特別。結果,在 2011年,達賴喇嘛尊者將其肩負的政治權威移交給民選領導人,當時恰好是我來承接。」

解釋西藏民主的四大特點時,司政說,雖然民主本身是長期以來最盛行的治理形式之一,但這個概念並未與西藏歷史背景相互矛盾。

首先,司政指出了民主的矛盾和流亡政府的目標。「西藏民主,就是一個流亡政府。在一個流亡政府,重點通常是統一、單一的領導者和單一的聲音。這是可以理解的,因為目的是重返。但在流亡中建立的民主,團結便是最為重要的。一旦是民主形成,就有一個矛盾,因為在民主中,不是統一,而是必須支援多元性。不是一個單一的領導者,而必須有對立。必須具有言論自由,而非單一的聲音。因此, 這是非常獨特和具有挑戰性。」

解釋西藏民主的第二個獨特特點時,他說:「據說藏人是一隻獼猴與雅魯藏布江山谷中的羅刹女結合而誕生的。而相信猴子是觀音(Avalokiteshwara)的化現。我們也相信,所有的藏人國王都是佛陀的示現。在西藏,歷世達賴喇嘛作為政教領袖的治理,進一步加強了我們與靈性的紐帶。所以,藏人和靈性之間是錯綜複雜的連結。從這個意義上來說,2011年西藏政體的民主化,不僅是一個大轉折;也是一個激烈斷然背離過去的做法。」

司政指出,西藏民主的第三個獨特特點是,在沒有任何有形邊界的情況下存在的能力。「民主最重要的特點之一是,需要一個國家。然而,西藏民主是沒有一個有形的邊界或國家。作為流亡政府,藏人政體沒有國家。西藏難民社區遍佈世界各地。因此,當西藏噶廈(內閣)作出決定時,他們將通知發送給世界各地的藏人,不論西藏社區的規模大小,大家都會遵循。必須認識到我們並沒有員警來執行決定,如果沒有遵循決定,我們也不懲罰任何人,但各地藏人都會遵循。」

司政把西藏民主的最後、也是第四個關鍵特點歸結為西藏人民從流亡初期就接受的民主價值觀。「這個世界,有超過6000萬的難民。然而,只有西藏人民行使民主。事實上,當我們進入流亡之初, 達賴喇嘛尊者所說的第一次重大改革是西藏政體的民主化。現在,歷經五十年的時間,民主的西藏流亡政府結構與功能完備。我們有一個流亡政府,根植於民主三大支柱平衡:司法、立法和行政。這也是世界上最簡單、卻最有效率的管理政體。」

演講之後,緊接是簡短的問答時間。

2018年4月9日,司政洛桑森格抵達喬治亞州首府亞特蘭大。埃默里大學法律和宗教研究中心副董事長塞雷斯.艾拉德(Silas Allard)、格西洛桑丹增乃吉、埃默里-西藏夥伴關係董事長和亞特蘭大藏人社區協會成員代表在機場迎接司政到訪。

在前往埃默里大學之前,洛桑森格簡要地參訪該城市的佛學中心哲蚌洛色林,並會見藏人社區成員,他們在寺院為他舉辦一場傳統的歡迎會。

語言翻譯

afsqarhyazeubebgcazh-CNcsdanlenettlfifrglkadeelhtiwhihuisidgaitjakolalvltmkmsmtnofaplptrorugdsrskslesswsvthtrukurvicy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