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共產黨警察向和平的抗議者射擊在香港。 照片:國際西藏郵報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9月4』【革命始起 若水之夏】「若我們接受了政府的條 件我們已死去的朋友 是不會原諒我們的」如果告訴大家,我們今晚就一起去煲底除下口罩相認,你能心安理得的參與嗎?

不。

不,因為我們心知肚明一切還沒有終結,甚至正走向更糟糕的境地。這不是什麼勝利:警方繼續無法無天地謀殺和侵犯市民、無數戰友遭受不可逆的身心創傷、更多同伴將會面臨大規模的秋後算帳,被施加數以年計的暴動刑責。而香港人永遠不能忘記的,還有三個月來八位戰友的性命。我們早已回不去了。香港人所背負的,遠比「撤回」兩字來得更沉重。血海深仇,不共戴天。

現在還未是慶祝的時候。

然而我們毋須完全否定這個「成果」──If it bleeds, we can kill it. 自零三年起,我們再沒有在港共政權的魔爪下進過一步,這次政府的讓步,並非意味我們已經成功,而是告訴我們:對​​手不是金剛不壞之軀,但只要我們堅持,我們的確離成功愈來愈近;而愈接近勝利時,就愈發需要警惕。

我們會贏,但絕非今天。

中共會投鼠忌器,全因美國國會將於下週一復會,屆時《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會付諸表決。假若我們認命,大家力求多時的國際支持將會站不住腳。這難道是我們樂見的結局嗎?

香港人必須繼續抗爭。勝利並不是由敵人施捨,而是靠自己爭取。我們要贏,要的是齊上齊落光榮地達成所有訴求,而不是犧牲手足換來片刻竊得的寧靜。

仍然期待與各位脫下口罩相擁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