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國界記者組織:要是中國有新聞自由,新冠病毒也許不會演變成全球大流行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0年3月26』無國界記者組織(RSF)表示,要是中國當局沒進行控制和審查,中國媒體本來可以更早讓大眾知道新冠病毒疫情的嚴重程度,進而挽救上千人的生命,或許還能避免全球大流行。

英國南安普敦大學的研究人員在3月13日發表分析報告,裡面提到雖然中國在1月20日採取初步措施,但當初要是提早兩週實施的話,中國境內的新冠狀病毒確診病例應能減少86%。無國界記者組織列出危機初期發生的事件一覽,向大眾一一說明:要是中國政府當初沒進行控制和審查,中國媒體本來可以更早告知大眾疫情的嚴重程度,進而挽救上千人的生命,還有可能避免當前的全球大流行。

10月18日:中國媒體本來可以報導令人震驚的全球性流行病模擬結果

美國約翰霍普金斯衛生安全中心與世界經濟論壇、比爾及梅琳達蓋茨基金會合作,一同在2019年10月18日對冠狀病毒全球大流行進行模擬,結果令人震驚。他們向國際社會發出警告:模擬結果顯示18個月內將造成6千5百萬人死亡。

如果中國的互聯網沒有遭到大規模系統性的審查限製而和外界隔離,媒體也沒有被迫遵循共產黨的指示,一般大眾和當局毫無疑問會對這項來自美國的訊息感興趣,因為這和2003年的SARS (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症) 疫情流行相呼應,當年8千人感染SARS,導致超過800人死亡,大多數發生在中國。

12月20日:武漢市當局本來可以通知記者

首位確診病例出現一個月後,武漢市已有60名患有類SARS不明肺炎的病人,其中幾位常去華南海鮮市場。儘管如此,有關當局仍認為相關消息不適合傳達給媒體。

要不是有關當局對媒體隱瞞消息,未告知當地當時已有流行病爆發,而且和人潮聚集的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聯,民眾也不會等到1月1日市場正式關閉才停止前往。

12月25日:呂小紅醫生本來可以向新聞界表達擔憂

呂小紅醫生為武漢市第五醫院消化內科主任,她在12月25日開始聽說醫護人員遭感染的案例,並在1月第一周開始懷疑這種傳染病有人傳人的現象。

要是中國記者的消息來源不會受到從上級訓誡到長期監禁等程度不一的嚴厲處罰,呂小紅醫生本應能盡其職責向媒體發出警報,迫使當局採取行動;但這件事拖到三週後才發生。

12月30日:媒體本來會注意到吹哨者發出的早期警告

艾芬為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她和幾位醫生警告大家有“類似SARS的冠狀病毒”,其中八人(包括後來染病去世的李文亮醫生)後來在1月3日因散佈“虛假謠言”而遭武漢警方逮捕。

要是新聞媒體和社群媒體能在12月30日前自由轉傳吹哨人發出的消息,大眾就會意識到有這個危險,並向當局施加壓力,要求政府採取措施以抑制病毒傳播。

12月31日:社交媒體本來能在中國傳達官方警告

中國於12月31日正式向世界衛生組織(WHO)發出警報,但一邊又大量審查微信討論平台上跟疫情相關的關鍵字。

如果沒有審查機制,記者就可以在擁有十億活躍用戶的微信上發布他們的報導,提供預防性建議,讓大家更能遵守衛生機構建議的規範。

1月5日:科學媒體本來可以更早發布冠狀病毒基因排序

上海公共衛生臨床中心張永貞教授的團隊在1月5日成功為病毒基因排序,但有關當局似乎不願公開。 1月11日中國出現首例死亡病例,研究人員當天在開源平台上流出消息,結果當局以關閉實驗室作為懲處。

要是中國當局資訊透明,他們就會立刻通知報導科學新聞的媒體,提供新型冠狀病毒基因排序的相關資訊,為國際社會節省研發疫苗的寶貴時間。

1月13日:國際社會本來能預知全球大流行的風險

泰國出現中國境外首例冠狀病毒確診病例,病患為來自武漢的遊客。

要是國際媒體能在1月13日前取得中國當局掌握的全部疫情規模相關資訊,國際社會就能對這場危機進行評估,更有心理準備,降低疫情在中國境外擴散的風險,也許還能避免疫情演變成全球大流行。

無國界記者組織2019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報告中,中國在180個國家和地區中名列第177名。

台北辦事處執行長 (東亞)

無國界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