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偉群,極權主義和強硬派。照片:新華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15日』中國一直在外媒報導中苦苦尋覓,像賊貓一般,找到一點點有利於自己的,就拿出來大肆宣揚,對內欺騙自己的人民。

造成全世界都在讚揚自己的假象,正如做過記者,現主持涉藏事務的朱維群先生在環球時報上就紐約時報報導中國統戰問題時的評論手法那樣,朱先生說“紐約時報文章也承認,類似的活動不止中國在做,那為什麼其他國家做就行?中國做就不行?”

筆者舉這個例子,就是揭露中共的“拿人語失”和“不當炒作”的宣傳策略,這種評論手法都違背了新聞的客觀性,公正性與平衡性。西方新聞觀的客觀公正與中國所謂的客觀公正有著本質的不同。這種手法,也污染了涉藏宣傳。

中國對外做宣傳工作常拿被其視為辱華電影《西藏七年》做文章,說“哈勒(Heinrich Harrer)是納粹集團要員,哈勒成了達賴老師,所以推導出納粹思想感染了達賴”云云。

且不說這種傳聞是否屬實,有待歷史學家的考證。納粹雖然和舊西藏有關,因為納粹曾在舊藏考察過。但筆者能夠證明的一點是,它並非去為了洗腦達賴喇嘛。

納粹去舊西藏的考察,可能源自黎吉生的記錄,英國外交官黎吉生被譽為“現代藏學之父”。他在康區考察時遇到了與傳統藏人長相並不一樣的霍爾人部落,黎吉生的記載顯示,霍爾人鷹鉤鼻子,頭髮捲曲,可能髮色不同,就是他們說的方言也是與藏人不同。黎吉生考察推測,霍爾人與傳統藏人人種不同。

霍爾人既然明顯的是雅利安人種長相,為什麼會在康區出現?筆者推測是與古代西藏的征服有關,古西藏的統治地區大於1914年到1950年達賴喇嘛治下的西藏,歷史上圖博特(西藏)的領土,也是中共所謂"大藏區"的歷史大框架,是歷史事實,也應該是其它藏區有藏人居住的原因。當時,西藏在北部領土覆蓋過新疆大部,南部還有孟加拉國出海口。在征戰中,曾經將黃頭髮人種的回鶻(今維吾爾人)一支———撒里畏吾爾人,擄到康區,他們在康定居下來。

這一部落引起了納粹的注意,納粹全球各地尋訪符合雅利安人種特徵的人,如果納粹看了黎吉生的描述,他們必然會激起前往藏區的動力。這也算正常現象。

而不正常的是惡意炒作和中傷,達賴喇嘛尊者尚在世,任何歷史問題都可以請教他,但惡意中傷和編造沒有根據的流言是很不負責任的。

今天,中共依然沒有停止這種假消息的傳播,只不過從書本走向了網路,台灣就是受害者。警惕學術的假消息,讀者應培養審辨的思維去去偽存真。

(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國際西藏郵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