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赞干布(中)、文成公主(右)与尺尊公主(左)的塑像。(维基百科)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7月21日』中國一代代兒童所接受最大的涉民族類歷史謊言,就是文成公主。她本是藏人心中的戰利品和“慰安婦”,可是在中國歷史化妝師的筆下,這位悲慘的女人卻被美化成民族團結和雪域福音的使者。

筆者要說,任何一個負責任的藏學研究者都不會誇下此等海口,這種謊言和過度黑暗化”舊西藏”一樣,是毛時代的餘毒,西藏的歷史如果需要真正地正本清源,需要搞清楚它的真相是什麼,謊言是何時編出的。

中國大陸小學語文課本的《文成公主進藏》 一課,出自1979年編寫的 藏族民間故事選集 一書。想一想那時中國的學術自由和藏學水平是怎樣的,中國使用毛時代的非專業學術成果偽造歷史,企圖把毛的陰影在西藏和中國人對西藏的認知千秋萬代下去。中國也是翻譯許多西方藏學家的書,才最終對西藏有了比較清晰的了解。所謂的黑暗的農奴制也一樣,毛澤東在所謂的民主改革時時下命令,要求把貴族與農奴的比例定在5%和95%為宜,以“團結大多數,打擊極少數”,這種統計數字並沒有可信度。

再說文成公主,她實際上是圖博特(西藏),大陸譯為“吐蕃”(蕃字拼音讀fān。法國人伯希和考證過,建議一些人勿要讀錯)的戰利品。這個真相許多華語寫作​​者都說過,筆者不再多述。筆者僅想舉兩例佐證觀點。

據20世紀50年代前潛入西藏的日本特務,也可以說是懂藏語的藏學家木村肥佐生在著作“Japanese Agent in Tibet”中回憶,他與蒙古人一同,試圖去拉薩“朝聖”時經過文成公主進入西藏的青海古道,當地人告訴他文成公主的傳說,有關查卡鹽湖的故事,傳說是這麼說的,查卡鹽湖是文成公主眼淚化成,她思念家鄉,這一段似乎被中國保留,每一個去青海觀光的人幾乎都能聽到這個故事。而下一段沒有保留,隨同公主的圖博特人說“想家嗎?你父王拿金制的太陽和銀製的月亮給吐蕃,就可以贖你回去。”試問一個給圖博特帶來福音的大唐公主何以能被如此侮辱?這一段不知是中國不知道,還是被刪去了。

另據安多的托缽僧更敦群培考證,當她抵達拉薩時,松贊幹部已垂垂老矣。

如果想知道西藏真正的社會生產資料和生產方式是怎麼來的,希望北京統戰部有關領導,中共藏學家在百忙中了解一下“吐蕃七賢臣”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