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西藏的真實地圖。照片:國際西藏郵報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9年11月27日』長期以來,中共當局不僅在西藏現代史上進行篡改,更把篡改之手伸向近代史部分,為撥開中共御用學者編制的迷霧,還原歷史本來之部分,筆者以江孜為例,談談江孜近代史怎樣被歪曲與篡改的。

由於西方國家常常關切今日西藏的人權,中共在西藏問題上對西方國家恨得咬牙切齒,於是,中共發明了抹黑策略。這種抹黑策略是為了營造出“中國中央政府永遠是西藏的救星,而帝國主義勢力是禍害西藏的罪人”的歷史觀。在這種篡改手法下,作為近代西藏與外界交往的重鎮江孜,地方歷史被篡改得不成樣子,尤其是江孜抗英部分。

在世界戰爭史上,很少有憑藉冷兵器戰勝熱兵器的,而中共為了宣傳江孜抗英中藏人的勇敢,竟然編出了藏人以大刀棍棒抗擊帝國主義的情節,這是活脫脫的抗日神劇風格。江孜抗英中,藏人並不勇猛,也不是憑藉冷兵器才能戰勝強大的英軍的。

事實上,當時的西藏處於帝國的爭霸中,為了同英國抗衡,俄國援助了西藏許多兵器。當時,一位叫澤仁布的布里亞特蒙古人特工,受其上司,俄軍的奧爾洛上校委託,從蒙古庫倫(今蒙古國烏蘭巴托)秘密運輸一批輜重前往拉薩, 1902年11月,澤仁布的物資抵達拉薩,而奧爾洛上校先期抵達。日本旅行家,有關西藏近代史的著名人物河口慧海證實,有200頭搭載俄國軍火的駱駝抵達拉薩,澤仁布的冒險活動,也被英國泰晤士報所證實。

當時,俄國勢力在西藏建立了軍工廠,近代西藏史中的俄國人德爾智,成了對抗英國的重要指揮人員,據記載,藏軍配備著拉薩制和外國製的來福槍,參與了對抗英國的戰鬥。由此可知,江孜抗英並非冷兵器對抗熱兵器的鬥爭。而是一場帝國博弈下的有外援參與戰鬥,俄國對抗英鬥爭的貢獻,中國官方歷史對此一概不提,似乎功勞全是藏人的,筆者不知道中共知不知道這真實的歷史,如果不知道也罷,因為中國藏學的水平畢竟達不到發達國家的自由藏學。如果御用學者們知道俄國援助而不談,也很正常,因為中國的學術審查十分嚴重,真的講述了全部的真相,江孜抗英紀念館就開不下去了。

此外,筆者還想討論的是,英國真的對西藏只有殺戮沒有貢獻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以江孜為例,西藏近代歷史上有一位叫Bo Tsering(博茨仁)的醫生,他在英國人的幫助下,於江孜開辦了醫院,給西藏人民帶來了現代化的醫療。筆者建議中國的藏學研究人士用英文在谷歌中搜索Bo Tsering Tibet vaccine。你可以找到百年前的舊西藏,英國醫生給江孜人打疫苗的醫學資料,這證明,醫學進步的開端並不是社會主義中國第一個帶給西藏人民,而是英國。帝國主義並非總是西藏人民的主敵,社會主義制度才是。

筆者聯想起近期中國發生的假疫苗慘劇,因為社會主義西藏並沒有新聞自由,外界無從得知“社會主義新西藏”的梅朵(兒童)們有沒有因此受害,在海外的筆者真是感到憂心。實際上新西藏的新聞自由度是低於舊西藏的,如果舊西藏發生了這件事,西藏鏡報一定會發出報導,可是“新西藏”發生這件事的話,由於新聞封鎖與橫亙在喜馬拉雅山的數字鐵幕,外界絕不會知情。殷鑑不遠,據自由亞洲電台藏語部2008年的報導資料,毒奶粉也讓西藏兒童受害了。

從英國百年前就帶給西藏兒童疫苗到今日紅色中國帶給西藏兒童毒奶粉,誰是西藏人民的罪人,誰是西藏人民的恩人,已經一眼便知了!不過這只是表象,筆者想說,唯有新聞自由與不偏不倚,客觀公正的歷史真相與有了真相才會擁有的正義,才能抵禦偏見之毒與預防社會悲劇。這不僅僅在西藏,更是普世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