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赖喇嘛在菩提伽耶法会场地向华人信众致意.照片:罗桑次仁

國際新聞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24日达兰萨拉报导』印度比哈尔邦菩提伽耶 - 「关键在于学习,只是礼拜阿弥陀佛,简单地持咒念经是不够的。听说中国有许多寺庙和佛学院,这些都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达赖喇嘛尊者星期一告诉聚集在印度菩提迦耶的中国佛教徒,并补充说,「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20年的严格学习,我们现在有了具格的格西玛尼师。

2018年1月22日星期一上午,达赖喇嘛尊者抵达印度比哈尔邦菩提迦耶的金刚座时,数千名包括中国信眾在内的数千人,双手合十迎接尊者。尊者以笑容回应,并向一些老朋友打招呼。在讲法台的边缘向更远处的观眾挥手致意,与会信眾也挥手回应,甚至有些人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开始讲法时,以中文持诵《心经》。

尊者表示:「今天,我要向华人弟子讲解《金刚经》,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也想解释《心经》,我一般每年都会在达兰萨拉為华人信眾传法,但是这次我们能够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共聚一堂。我教授了印度佛教徒,回顾佛教起源于印度,然后在亚洲广传。巴利传统以其传统的戒律(Vinaya),传播到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国家,梵文传统也随之传到了中国,也从中国传到韩国、日本和越南;再到西藏和蒙古,因此中国是佛教传播较早的国家之一,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华人,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建立佛教寺庙,表明佛教贴近华人的心 - 这是中国的传统宗教。1954年,我访问北京和中国其他省份的许多佛教寺庙,特别是我记得北京的一座佛塔,反映藏传佛教上师和中国皇帝之间的紧密关係,裡面有一尊大威德金刚像。后来,文革期间所有的宗教都被视為是迷信,所以遭到摧毁。在邓小平放宽限制之后,佛教復活。以前在中国发现三亿中国佛教徒的证据,这些朋友告诉我目前已增长到了四亿人口,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和德里提到佛教在中国文化中有著重要的作用。」

尊者表示敬佩世界各大宗教在印度蓬勃发展的事实。更重要的是,这些不同的宗教传统,从在印度土生土长的到从国外传入的,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相互尊重地和谐相处。「我是佛教僧侣,但是我尊重所有的宗教传统。关键是要真诚地把信念付诸实践。即使拥有不同的哲学观点,但所有这些不同的传统皆教授爱、慈悲和包容。虽然诚敬佛教的哲学立场,但我从来没有说过佛教是最好的传统。这样做可能会发生错误,如同一昧地说著一种特定的药物对于任何病症都是最好的。佛陀鼓励他的追随者抱持怀疑态度,并根据推理审视他们所听到的。释迦牟尼佛曾说:『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不要因為尊敬我,就承认我所说的话,要自己去观察、检验)。」

尊者提到自己童年时代对机械玩具的好奇,以及1954年访问中国时,参观工厂和发电厂,并好奇地急欲了解如何运作。毛泽东说他有一颗科学的头脑。他在流亡中,与科学家进行讨论。但是遭到警告说科学是宗教的杀手时,想到那烂陀传统的推理和逻辑的作用,认為没有危险。事实上,这种互动导致互惠互利,其中一个结果就是科学已成為许多西藏寺院标准课程的一部分。科学知识延伸了佛教的理解。「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学习,礼拜阿弥陀佛、持咒念经真的不够。我听说中国有很多寺庙,他们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因此,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二十年的严谨学习,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具格西玛尼师。因应需要的是、积极的转变。我记得1965年或66年访问新加坡,听到中文持诵《心经》非常感动。但是,当我传授灌顶时,僧眾们保持高度警醒状态,不过当我解释教义时,他们就开始打瞌睡。西方人,不是传统的佛教徒,但出席法会时、勤做笔记。」

关于《金刚经》,尊者提及从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得到传承,虽然没有「解释性传递」。如同在《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其他经论,其梵文标题是《The Vajracchedika Prajnaparamita Sutra》,说明不是藏文撰写的。尊者解释说,《中观根本慧论》第27章,如果阅读第18、22、24、26章,将可以明白我们如何陷入轮迴之中,如何没有独立存在的自我,以及事物如何客观存在,但相互依存。

回顾之前提到在泰国观察南传佛教的经验,尊者提醒说,僧人必须在中午之前吃饭。并期待明天继续讲解。与会大眾在尊者离开讲法台时,抱以微笑鼓掌和挥手,表达他们的热情。『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24日达兰萨拉报导』印度比哈尔邦菩提伽耶 - 「关键在于学习,只是礼拜阿弥陀佛,简单地持咒念经是不够的。听说中国有许多寺庙和佛学院,这些都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达赖喇嘛尊者星期一告诉聚集在印度菩提迦耶的中国佛教徒,并补充说,「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20年的严格学习,我们现在有了具格的格西玛尼师。

2018年1月22日星期一上午,达赖喇嘛尊者抵达印度比哈尔邦菩提迦耶的金刚座时,数千名包括中国信眾在内的数千人,双手合十迎接尊者。尊者以笑容回应,并向一些老朋友打招呼。在讲法台的边缘向更远处的观眾挥手致意,与会信眾也挥手回应,甚至有些人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开始讲法时,以中文持诵《心经》。

尊者表示:「今天,我要向华人弟子讲解《金刚经》,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也想解释《心经》,我一般每年都会在达兰萨拉為华人信眾传法,但是这次我们能够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共聚一堂。我教授了印度佛教徒,回顾佛教起源于印度,然后在亚洲广传。巴利传统以其传统的戒律(Vinaya),传播到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国家,梵文传统也随之传到了中国,也从中国传到韩国、日本和越南;再到西藏和蒙古,因此中国是佛教传播较早的国家之一,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华人,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建立佛教寺庙,表明佛教贴近华人的心 - 这是中国的传统宗教。1954年,我访问北京和中国其他省份的许多佛教寺庙,特别是我记得北京的一座佛塔,反映藏传佛教上师和中国皇帝之间的紧密关係,裡面有一尊大威德金刚像。后来,文革期间所有的宗教都被视為是迷信,所以遭到摧毁。在邓小平放宽限制之后,佛教復活。以前在中国发现三亿中国佛教徒的证据,这些朋友告诉我目前已增长到了四亿人口,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和德里提到佛教在中国文化中有著重要的作用。」

尊者表示敬佩世界各大宗教在印度蓬勃发展的事实。更重要的是,这些不同的宗教传统,从在印度土生土长的到从国外传入的,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相互尊重地和谐相处。「我是佛教僧侣,但是我尊重所有的宗教传统。关键是要真诚地把信念付诸实践。即使拥有不同的哲学观点,但所有这些不同的传统皆教授爱、慈悲和包容。虽然诚敬佛教的哲学立场,但我从来没有说过佛教是最好的传统。这样做可能会发生错误,如同一昧地说著一种特定的药物对于任何病症都是最好的。佛陀鼓励他的追随者抱持怀疑态度,并根据推理审视他们所听到的。释迦牟尼佛曾说:『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不要因為尊敬我,就承认我所说的话,要自己去观察、检验)。」

尊者提到自己童年时代对机械玩具的好奇,以及1954年访问中国时,参观工厂和发电厂,并好奇地急欲了解如何运作。毛泽东说他有一颗科学的头脑。他在流亡中,与科学家进行讨论。但是遭到警告说科学是宗教的杀手时,想到那烂陀传统的推理和逻辑的作用,认為没有危险。事实上,这种互动导致互惠互利,其中一个结果就是科学已成為许多西藏寺院标准课程的一部分。科学知识延伸了佛教的理解。「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学习,礼拜阿弥陀佛、持咒念经真的不够。我听说中国有很多寺庙,他们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因此,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二十年的严谨学习,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具格西玛尼师。因应需要的是、积极的转变。我记得1965年或66年访问新加坡,听到中文持诵《心经》非常感动。但是,当我传授灌顶时,僧眾们保持高度警醒状态,不过当我解释教义时,他们就开始打瞌睡。西方人,不是传统的佛教徒,但出席法会时、勤做笔记。」

关于《金刚经》,尊者提及从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得到传承,虽然没有「解释性传递」。如同在《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其他经论,其梵文标题是《The Vajracchedika Prajnaparamita Sutra》,说明不是藏文撰写的。尊者解释说,《中观根本慧论》第27章,如果阅读第18、22、24、26章,将可以明白我们如何陷入轮迴之中,如何没有独立存在的自我,以及事物如何客观存在,但相互依存。

回顾之前提到在泰国观察南传佛教的经验,尊者提醒说,僧人必须在中午之前吃饭。并期待明天继续讲解。与会大眾在尊者离开讲法台时,抱以微笑鼓掌和挥手,表达他们的热情。『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24日达兰萨拉报导』印度比哈尔邦菩提伽耶 - 「关键在于学习,只是礼拜阿弥陀佛,简单地持咒念经是不够的。听说中国有许多寺庙和佛学院,这些都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达赖喇嘛尊者星期一告诉聚集在印度菩提迦耶的中国佛教徒,并补充说,「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20年的严格学习,我们现在有了具格的格西玛尼师。

2018年1月22日星期一上午,达赖喇嘛尊者抵达印度比哈尔邦菩提迦耶的金刚座时,数千名包括中国信眾在内的数千人,双手合十迎接尊者。尊者以笑容回应,并向一些老朋友打招呼。在讲法台的边缘向更远处的观眾挥手致意,与会信眾也挥手回应,甚至有些人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开始讲法时,以中文持诵《心经》。

尊者表示:「今天,我要向华人弟子讲解《金刚经》,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也想解释《心经》,我一般每年都会在达兰萨拉為华人信眾传法,但是这次我们能够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共聚一堂。我教授了印度佛教徒,回顾佛教起源于印度,然后在亚洲广传。巴利传统以其传统的戒律(Vinaya),传播到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国家,梵文传统也随之传到了中国,也从中国传到韩国、日本和越南;再到西藏和蒙古,因此中国是佛教传播较早的国家之一,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华人,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建立佛教寺庙,表明佛教贴近华人的心 - 这是中国的传统宗教。1954年,我访问北京和中国其他省份的许多佛教寺庙,特别是我记得北京的一座佛塔,反映藏传佛教上师和中国皇帝之间的紧密关係,裡面有一尊大威德金刚像。后来,文革期间所有的宗教都被视為是迷信,所以遭到摧毁。在邓小平放宽限制之后,佛教復活。以前在中国发现三亿中国佛教徒的证据,这些朋友告诉我目前已增长到了四亿人口,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和德里提到佛教在中国文化中有著重要的作用。」

尊者表示敬佩世界各大宗教在印度蓬勃发展的事实。更重要的是,这些不同的宗教传统,从在印度土生土长的到从国外传入的,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相互尊重地和谐相处。「我是佛教僧侣,但是我尊重所有的宗教传统。关键是要真诚地把信念付诸实践。即使拥有不同的哲学观点,但所有这些不同的传统皆教授爱、慈悲和包容。虽然诚敬佛教的哲学立场,但我从来没有说过佛教是最好的传统。这样做可能会发生错误,如同一昧地说著一种特定的药物对于任何病症都是最好的。佛陀鼓励他的追随者抱持怀疑态度,并根据推理审视他们所听到的。释迦牟尼佛曾说:『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不要因為尊敬我,就承认我所说的话,要自己去观察、检验)。」

尊者提到自己童年时代对机械玩具的好奇,以及1954年访问中国时,参观工厂和发电厂,并好奇地急欲了解如何运作。毛泽东说他有一颗科学的头脑。他在流亡中,与科学家进行讨论。但是遭到警告说科学是宗教的杀手时,想到那烂陀传统的推理和逻辑的作用,认為没有危险。事实上,这种互动导致互惠互利,其中一个结果就是科学已成為许多西藏寺院标准课程的一部分。科学知识延伸了佛教的理解。「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学习,礼拜阿弥陀佛、持咒念经真的不够。我听说中国有很多寺庙,他们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因此,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二十年的严谨学习,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具格西玛尼师。因应需要的是、积极的转变。我记得1965年或66年访问新加坡,听到中文持诵《心经》非常感动。但是,当我传授灌顶时,僧眾们保持高度警醒状态,不过当我解释教义时,他们就开始打瞌睡。西方人,不是传统的佛教徒,但出席法会时、勤做笔记。」

关于《金刚经》,尊者提及从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得到传承,虽然没有「解释性传递」。如同在《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其他经论,其梵文标题是《The Vajracchedika Prajnaparamita Sutra》,说明不是藏文撰写的。尊者解释说,《中观根本慧论》第27章,如果阅读第18、22、24、26章,将可以明白我们如何陷入轮迴之中,如何没有独立存在的自我,以及事物如何客观存在,但相互依存。

回顾之前提到在泰国观察南传佛教的经验,尊者提醒说,僧人必须在中午之前吃饭。并期待明天继续讲解。与会大眾在尊者离开讲法台时,抱以微笑鼓掌和挥手,表达他们的热情。『国际西藏邮报2018年1月24日达兰萨拉报导』印度比哈尔邦菩提伽耶 - 「关键在于学习,只是礼拜阿弥陀佛,简单地持咒念经是不够的。听说中国有许多寺庙和佛学院,这些都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达赖喇嘛尊者星期一告诉聚集在印度菩提迦耶的中国佛教徒,并补充说,「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20年的严格学习,我们现在有了具格的格西玛尼师。

2018年1月22日星期一上午,达赖喇嘛尊者抵达印度比哈尔邦菩提迦耶的金刚座时,数千名包括中国信眾在内的数千人,双手合十迎接尊者。尊者以笑容回应,并向一些老朋友打招呼。在讲法台的边缘向更远处的观眾挥手致意,与会信眾也挥手回应,甚至有些人兴高采烈地手舞足蹈。开始讲法时,以中文持诵《心经》。

尊者表示:「今天,我要向华人弟子讲解《金刚经》,按照往常的惯例,我也想解释《心经》,我一般每年都会在达兰萨拉為华人信眾传法,但是这次我们能够在这个神圣的地方,共聚一堂。我教授了印度佛教徒,回顾佛教起源于印度,然后在亚洲广传。巴利传统以其传统的戒律(Vinaya),传播到斯里兰卡、缅甸、泰国等国家,梵文传统也随之传到了中国,也从中国传到韩国、日本和越南;再到西藏和蒙古,因此中国是佛教传播较早的国家之一,现在世界各地都有华人,他们所到之处都会建立佛教寺庙,表明佛教贴近华人的心 - 这是中国的传统宗教。1954年,我访问北京和中国其他省份的许多佛教寺庙,特别是我记得北京的一座佛塔,反映藏传佛教上师和中国皇帝之间的紧密关係,裡面有一尊大威德金刚像。后来,文革期间所有的宗教都被视為是迷信,所以遭到摧毁。在邓小平放宽限制之后,佛教復活。以前在中国发现三亿中国佛教徒的证据,这些朋友告诉我目前已增长到了四亿人口,习近平主席在巴黎和德里提到佛教在中国文化中有著重要的作用。」

尊者表示敬佩世界各大宗教在印度蓬勃发展的事实。更重要的是,这些不同的宗教传统,从在印度土生土长的到从国外传入的,有神论者和无神论者,相互尊重地和谐相处。「我是佛教僧侣,但是我尊重所有的宗教传统。关键是要真诚地把信念付诸实践。即使拥有不同的哲学观点,但所有这些不同的传统皆教授爱、慈悲和包容。虽然诚敬佛教的哲学立场,但我从来没有说过佛教是最好的传统。这样做可能会发生错误,如同一昧地说著一种特定的药物对于任何病症都是最好的。佛陀鼓励他的追随者抱持怀疑态度,并根据推理审视他们所听到的。释迦牟尼佛曾说:『比丘与智者,当善观我语,如炼截磨金,信受非唯敬。』(不要因為尊敬我,就承认我所说的话,要自己去观察、检验)。」

尊者提到自己童年时代对机械玩具的好奇,以及1954年访问中国时,参观工厂和发电厂,并好奇地急欲了解如何运作。毛泽东说他有一颗科学的头脑。他在流亡中,与科学家进行讨论。但是遭到警告说科学是宗教的杀手时,想到那烂陀传统的推理和逻辑的作用,认為没有危险。事实上,这种互动导致互惠互利,其中一个结果就是科学已成為许多西藏寺院标准课程的一部分。科学知识延伸了佛教的理解。「非常重要的是,我们必须学习,礼拜阿弥陀佛、持咒念经真的不够。我听说中国有很多寺庙,他们可以成為很好的学习中心,因此,我们努力在藏人之间扩大学习的机会,经过近二十年的严谨学习,我们现在已经有了具格西玛尼师。因应需要的是、积极的转变。我记得1965年或66年访问新加坡,听到中文持诵《心经》非常感动。但是,当我传授灌顶时,僧眾们保持高度警醒状态,不过当我解释教义时,他们就开始打瞌睡。西方人,不是传统的佛教徒,但出席法会时、勤做笔记。」

关于《金刚经》,尊者提及从102任甘丹赤巴日宗仁波切得到传承,虽然没有「解释性传递」。如同在《甘珠尔》和《丹珠尔》的其他经论,其梵文标题是《The Vajracchedika Prajnaparamita Sutra》,说明不是藏文撰写的。尊者解释说,《中观根本慧论》第27章,如果阅读第18、22、24、26章,将可以明白我们如何陷入轮迴之中,如何没有独立存在的自我,以及事物如何客观存在,但相互依存。

回顾之前提到在泰国观察南传佛教的经验,尊者提醒说,僧人必须在中午之前吃饭。并期待明天继续讲解。与会大眾在尊者离开讲法台时,抱以微笑鼓掌和挥手,表达他们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