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2日,達賴喇嘛尊者在瑞典馬爾默發表演講。(攝影:ErikTörner/ IM)

達賴喇嘛尊者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18年9月15日台北編譯報導』2018年9月12日,達賴喇嘛尊者在瑞典第三大城市馬爾默發表專題演講「幸福與和平的藝術」時表示:「慈悲的善心可以消除任何懷疑感,並灌輸讓你誠實透明行事的信心。」

在馬默爾現場(MalmöLive)禮堂裡,西藏精神領袖受到瑞典記者兼電視節目主持人卡娣絲.阿爾史壯(Kattis Ahlstrom)與在場1200名與會者的熱情歡迎。

「兄弟姐妹們,我們成為人類時都是一樣的。無論我們是瑞典人、還是藏人,這都是次要的價值。我們在身體上、精神上和情感上全部一樣。我們也都希望過上幸福的生活,但我們面臨的許多問題,欺凌、欺騙和貧困都是由人類自己造成的。同時,作為社會動物,我們依靠社會生存。因此,我們有責任解決這些問題,並且必須努力確保他人的福祉。我們每個人皆需要朋友,友誼建立在信任的基礎上,當你關心他人的福祉時,便產生了信任。從簡單的自身利益的角度來看,我們需要更加關注他人。」尊者在開始演講時,也以慣用的招呼語問候大家;「過去近40年來,與科學家就宇宙學、物理學、神經生物學和心理學進行嚴肅對話的過程中,我看到涉及嬰兒的實驗。播放關於協助和阻礙協助的動畫給他們觀看;當嬰兒看到某人有害或阻礙時,他們會明確表示贊同有益的行為,並對阻礙感到遺憾。由此可以得出結論,基本的人性是富有慈悲心的。」

「慈悲的善心可以消除任何懷疑感,並增加信心,讓你能夠誠實、真實地行事。所有70億人類都從母而生,然後依靠她的慈愛生存。在我自己的情況下,我的第一位慈悲老師是我的母親。」尊者說,「我一直認為自己只是另一個人,而不是特別的人或是十四世達賴喇嘛。無論遇到誰,我都笑臉迎人。在我的日常修習中,我認為所有的生命都是我所珍視的,這就是我開始以稱呼兄弟姐妹做為開場的原因。為了強調我們之間的國籍、種族或宗教差異,只會導致問題,我們基本上都是一樣的。」

「我也強調宗教間和諧的重要性。我們今天看到以宗教名義的戰鬥和殺戮,這是令人無法想像的。在印度,儘管存在巨大的多元性,但我們看到宗教和諧茁壯成長。我們可以看看自己的經歷。成員彼此相愛和相互信任的家庭,即便他們不富裕,也會感到快樂。成員互相懷疑的家庭即使富裕也不開心。為了增加外表的好看,我注意到年輕女性在化妝品上花費時間和金錢,但無論多麼好,如果有張生氣的臉,沒有人會覺得這是很有吸引力的臉孔。」尊者補充說,「在我們流亡的早期,一位西藏僧人官員,我知道他已經還俗並結婚了。我曾經嘲笑他關於他新婚妻子普通平凡的樣貌,他告訴我她的臉可能並不特別,但她的內在美非凡;我無話可以回應,但我了解到,內心的美麗、善良是健全婚姻的真正關鍵。」

主持人宣讀與會者的提問。第一個涉及到歐洲的難民,尊者重申他早些時候曾向媒體成員說過,短期內提供幫助是好事。然而,從長遠來看,大多數難民都希望返回他們所逃離的國家。重要的是恢復那裡的和平,讓他們,特別是年輕人,接受能夠重建他們國家的訓練,但也要看清楚你們能夠給予的幫助。「我們西藏難民已流亡60年,但我們的目標是回歸和振興我們的家園。在印度流亡期間,我們努力教育我們的孩子,保持我們的語言、身份和文化認同,並希望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在我們的家鄉全面振興。」

當被問及如何處理社會中的仇恨時,尊者指出,人類以其複雜的語言和奇妙的智慧是唯一可以參與戰爭的生物,這是一種系統的暴力。像獅子和老虎這樣的掠食者,只有在飢餓時才會攻擊其他生物。像是在動物園裡一樣,動物們吃飽了,就不會對其他動物構成威脅。

尊者指出,現代教育的不足,在於無法教會如何實現內心的平和。如同教導身體衛生來保持身體健康一樣,透過實施情感衛生學習,解決我們的負面情緒,將有助於學生變得精神健康,以及建立內心的平靜;教育體系應該負責以世俗的方式灌輸內在價值觀和道德原則。相信印度有很大的潛力將現代教育與古印度對思想和情感運作的理解結合起來。

回答關於樂觀的問題,尊者表示,如果現在開始努力建立一個更美好、更和平的世界,那麼下一代的教育和培訓可能會在約30年內看到真正的變化。關於西藏,尊者提到他不尋求獨立,儘管過去西藏是亞洲三個獨立帝國中的一個 - 中國、蒙古和西藏。如果中國當局尊重中國憲法言明的西藏身份、文化和語言,西藏人民可以從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受益。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