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政候選人格桑多杰。照片:國際西藏郵報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1年5月18日台北報導』近日蘇嘉宏教授訪問司政候選人格桑多杰。格桑多杰談到了西藏問題、中間道路政策,以及最近的西藏大選等。

一、 有一種觀察:將來印度派和海外派的流亡藏人將會代表兩種勢力、資源,在這個司政選舉的平台上將持續政治互動,並決定流亡藏人走向。不過,「用腳投票(鎖鏈式移民)」的結果,海外派在未來的幾次選舉的力道,如果移民的藏人沒被西方社會消融,應該會越來越大。請教格多先生的看法?

格多先生(Mr. Kaydo):藏人流亡已有62年。目前,超過15萬的流亡人口中有一半居住在南亞,另一半則居住在30多個國家(主要在北美、西歐和大洋洲)。隨著時間的流逝,居住在南亞以外的流亡藏人的數量將進一步增加,而印度將繼續成為中心,因為這是尊者 達賴喇嘛和藏人行政中央(CTA)的駐紮地。我設想的情況是,西藏以外的藏人將繼續作為一個社區,但會變得更加強大。我能想到的結構是以印度的這一個強大的樞紐,其網絡由遍布全球的緊密聯繫和協調的社區組成,每個社區都在支持樞紐並相互強化彼此。這種情況將使藏人行政中央(CTA)和西藏自由運動獲得最佳的財務和人力資源,社區和運動才能真正實現可持續發展。當然,要實現這種情況,藏人行政中央(CTA)需要有正確的領導才能。我們必須擁有一個能夠適應變化的藏人行政中央(CTA),從以南亞為中心的組織轉變為真正的跨國公司,並能夠將自身轉變為採用技術和數字化作為主要推動力的21世紀組織。我在最近的司政競選中非常詳細地談到了這一點。

二、 這一次選舉結果越來越明朗了,關於兩位候選人目前得票數的多寡、在印度與海外的分布情況等等,對此,是不是可以聽聽您自己的見解?

格多先生:西藏選舉事務署將於2021年5月14日宣布2021年司政選舉的正式結果。根據社區中已有的信息,我的選舉對手邊巴才讓(Penpa Tsering)先生獲得了大約53%的選票。這是一場激烈競爭的選舉,我們之間大約有5000票的差距。還有一個重要問題與您的第一個問題有關,那就是在南亞,在最近的選舉中登記投票的藏族人數(較諸以往)要多得多。例如:在八萬人註冊為選民的第一輪的司政選舉(預選)的人中,有55083人來自南亞,而24014人來自其他國家。因此,除非南亞以外的更多藏族人登記投票,否則,司政大選將主要由印度和尼泊爾的流亡人口決定。邊巴才讓先生在達蘭薩拉(Dharamsala)等第擁有超過5000票的地方性出色表現。達蘭薩拉的選民也更加保守,抵制變革。我的收穫是,我開展的更具前瞻性的CTA運動,也就是更加強調加強藏族自由運動,這與機構外部,受過教育的人,年輕人和較不認同對身分屬性認同政治的藏人產生了強烈共鳴。

三、 這一次的選舉似乎兩位候選人都記取上一次的教訓,發言相當謹慎、自我克制,流亡藏人社區的對立衝突也跟著平靜很多,您自己在這一次選舉所採取的作法可否做一個說明?

格多先生:與2016年那一屆的選舉相比,2021年的司政選舉有一些不同之處:這次沒有現任者參選。西藏選舉事務署規範的競選活動時間大大少於2016年選舉所允許的時間,當然選舉也發生在COVID-19大流行期間,所有這些因素都促成了另一類的選舉。但是,我們遭遇諸多錯誤信息和虛假新聞,這些信息、新聞在各種社交媒體網絡上轉來轉去。我的方法很簡單,從2020年9月2日宣布競選候選人的那一刻起,我就開始關注競選宣言以及競選理由。我進行了艱苦的競選活動,並訪問了歐洲、北美和印度的許多社區。我是提出競選宣言的8位候選人中的第一位,這也給其他跟隨在後的候選人施加了壓力。我很少關注其他候選人,只是專注於我的信息。

四、我也想聽聽您對於您的選舉對手的評價?就任以後可能會與對手進行某種形式的和解和合作嗎?

格多先生:現在大選已經結束,我的對手非正式地獲得了更多選票,現在就不適合再多說了。但是,我必須說,他拒絕辯論和舉行競選活動以使選民可以當面提問,對此我感到不悅。這種做法削弱了西藏的民主並發出了錯誤的信息。當我們甚至願意與中國政府和解時,那麼與藏族同胞的合作就應該不成問題才是。

五、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似乎只剩下名義上的功能?實際上美國一連串的西藏法案和流亡藏人民間社會的主張西藏獨立的聲量和實力都在增強?在流亡藏人中,「中間道路」和「西藏獨立」兩條路線的前景,您的評估?

格多先生:中間道路仍然是實現藏族人民合法願望的最可行的途徑,這些願望就是尊者 達賴喇嘛的回歸(return)、恢復藏族自由以及保留藏族文化、語言和認同。解決任何衝突都需要妥協。儘管我們可以根據西藏作為一個獨立國家的歷史和國際法而追求完全獨立,藏人通過交換完全獨立而妥協為實現真正有意義的自治。習近平和中國領導人必須克服他們過去的恐懼或商榷別再歪曲中間道路等同於獨立。基於中間路線方法解決西藏問題的前景嚴峻。完全獨立的機會翻倍地強硬。包括美國在內的任何政府都不會支持西藏獨立。但是,西藏領導層不應強迫人們採用一種方法。每個藏人都可以選擇完全獨立,但那些相信獨立或一無所有的人應該擁有實現這一目標的權利和空間。我看不到官方的藏人行政中央(CTA)政策會發生變化,而實現此政策的最佳方法是持續施加於中國政府的壓力。藏人行政中央(CTA)和西藏自由運動需要變得更加可以被看見,以便北京清楚地知道西藏問題不會消失。

六、 美國民主黨在過去歷任政府長期一致支持流亡藏人,未來新任的司政應該可以在中美關係現實框架下有哪些做法?

格多先生: 許多國家的政府正在審查並重新平衡其對華政策。藏人長期以來訴說的中國:一個殘酷地壓制藏人及其本國公民的政權、一個擴張主義勢力和一個威脅國際社會的系統,現在得到證實。拜登總統領導下的中美關係將繼續緊張,存在多個衝突領域。在川普總統領導下受到較少重視的人權再次成為當務之急。這為新的司政提供了機會。他的政府不能全神貫注於內部問題,他的團隊需要有能幹的人員,可以對外代表西藏問題。西藏政策和支持法是現任西藏領導人的關鍵成就,它提供了成功的典範。下一屆司政應設法使類似的立法在世界其他議會中獲得通過。在美國內部,需要努力與國會的新而年輕成員以及從事外交政策、安全和撥款問題的主要工作人員建立牢固和持久的關係。美國國務院內的西藏問題特別協調員辦公室需要進一步加強。美國與其他志同道合的政府合作可以向中國施加壓力,要求其重啟與西藏領導人的對話。

 

語言翻譯

afsqarhyazeubebgcazh-CNcsdanlenettlfifrglkadeelhtiwhihuisidgaitjakolalvltmkmsmtnofaplptrorugdsrskslesswsvthtrukurvicy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