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3月10日,藏人行政中央司政邊巴次仁在”西藏抗暴日”第63週年紀念儀式上宣讀噶廈聲明(圖片:TPI/Yangchen Dolma)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國際西藏郵報2022年3月10日達蘭薩拉報導』藏人行政中央在達蘭薩舉辦了西藏人民自由起義63週年紀念活動,紀念1959年為西藏自由和抗議中共入侵和占領西藏而犧牲的西藏英雄們。活動上藏人行政中央聲明表示:「在西藏問題未得到解決之前,我們竭盡所能揭露中國政府在西藏境內毀滅西藏民族特性,剝奪藏人最基本權利的事實和殘暴的政策。」

2022年3月10日,藏人行政中央在達蘭薩拉麥羅肯舉辦了西藏人民自由起義63週年紀念活動,該官方活動由捷克共和國參議院副議長吉日•奧伯法爾澤先生(Jiri Oberfalzer)作為首席嘉賓出席、印度國會聯邦院議員阿瑪倫德拉•達里•辛格先生(Amarendra Dhari Singh)作為特別嘉賓出席、藏人行政中央三個民主支柱部門的領導人、議員、秘書長和各部門公務員、各非政府團體的負責人和代表,以及達蘭薩拉的藏人民眾和西藏支持家參加了的官方紀念活動。

以下是藏人行政中央在西藏人民3 •10自由起義六十三週年紀念集會上的致詞

今天是西藏人於1959年在西藏首都拉薩抗議中國政府壓迫的六十三週年紀念日,也是土鼠年和平抗議、即從2008年3月開始在整個西藏三區發生大規模和平抗議的十四周年紀念日。在此向為西藏民族、政教而犧牲生命的所有英雄兒女們表達永遠的銘記與哀悼,對仍遭受迫害與折磨的同胞們表示同情的同時,向一切諸佛菩薩祈願「尤其雪域佛興之地的一切眾生,遭受黑暗野蠻之軍眾的無情對待,被諸惡所摧殘而處於血淚痛苦之中,祈願(諸佛)協力早日斷除這些痛苦而使得他們得到佑護救渡」。

在西藏民族的發展史中,祖孫三法王時期被認為是國力最為鼎盛時期;西藏「分裂時期」以後,蒙古的軍力、中國的政治、西藏的佛教被認為是對東亞影響最大的三股力量,西藏一直與占據並統治中國的各族裔及漢族統治者們持續地建立起供施關係,並在絕大部分時間維持了親善友好的關係。

中國共產黨最初也是奉行或支持蘇聯的民族自決原則。但在建立政權的前幾天召集的政治協商會議中通過的《共同綱領》則確認施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並在1949年10月1日舉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儀式上,竟宣布要「解放西藏」,隨後在佔據多康部分地區的基礎上,於1950年軍事入侵昌都地區,並在擊敗西藏軍隊主力後,於1951年強迫西藏簽訂了所謂的十七條協議,從而使整個西藏首次淪陷於中國統治之下。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和西藏政府雖然竭盡全力地希圖以十七條協議為基礎尋求與中國的合作,但因中國政府和占據西藏之中國軍隊一昧強橫並以欺凌壓迫為能事地破壞合作之基礎,迫使達賴喇嘛尊者及八萬余西藏人流亡他國。

中國政府於1956年開始在康區和安多推行所謂的民主改革,以暴力摧毀寺院並囚禁僧侶,但並無明確的民族政策或立場。公元1958年針對安多雅孜(循化)藏人和撒拉人的武裝鎮壓事件,毛澤東公開指示說「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由此開始相應地在整個西藏推行毀滅西藏民族的政策,包括殘酷的「平叛」軍事鎮壓,以及接踵而至的文化大革命等所謂暴風驟雨式的各種政治運動,造成了一百二十多萬西藏人非正常死亡,六千餘座西藏寺院被摧毀。

上個世紀八十年代,中國開始在全國范圍內實行改革開放的政策,頒布了第四部《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各藏族自治州、縣也先後公佈了地方自治條例等相關法規,允許重建寺院或僧侶學習佛法,推廣民族語文教育、培養民族幹部、土地包產到戶等,並將這些相對寬鬆的政策以法制化的方式試圖做出法律的保障。同時,西藏境內外的藏人也被允許往來探親,流亡藏人也先後派出參觀或和談的代表團等,對於合理解決西藏問題似乎出現了一線曙光。

但是,隨著胡耀邦等持較開明立場的中國領導人之失權,十世班禪喇嘛在日喀則突然去世,中國政府在拉薩針對藏人的和平抗議實施軍事戒嚴,北京的「六四」民主運動遭到鎮壓,西藏流亡政府與中國政府間的和談渠道之中斷等,中國政府從九十年代開始以援助經濟為由強化對西藏的移民,擴大基層的中共黨組織,各級政府部門擴充大量的漢族幹部,以義務教育為名強行切斷寺院的僧源,以改革寺院民主管理委員會為名強化中國黨組織對寺院和僧侶的管控。

在推行所謂的「西部大開發」時,中國政府推行了許多為便利統治西藏、吸引漢族移民、以及開採西藏自然資源為目的之基礎建設,通過雙語教育的規劃普及中國的漢語文,並完全無視藏傳佛教的傳統,為了便於對寺院僧侶或一般信教群眾的控制,竟將認定轉世的權責直接置於中國政府的控制之下,從而引發了2008年遍布西藏三區全境的土鼠年和平抗議活動,第二次藏中和談也在2010年以後中斷。

中國政府在鎮壓土鼠年藏人的和平抗議中不僅造成幾百名西藏人死亡,幾千人被捕入獄,而且還持續擴大在西藏的駐軍,限制藏人的行動自由,強化在學校以中文做為教學用語,強制在寺院推行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等,引發了西藏人以自焚等慘烈方式進行抗議的活動,已至少有156名西藏人以「西藏要自由」「達賴喇嘛尊者返回西藏」等訴求聲中焚身。

目前最令人擔憂的是,西藏境內的新一代藏人正面臨著有計劃地被強制漢化的重大危機。

公元2011年,一些為中國政府出謀劃策的官員或學者主張放棄現行民族區域自治的政策,推行所謂的第二代民族政策,即淡化56個民族的觀念,強化中華民族身份意識和身分認同,推進中華民族一體化的政策,取消針對少數民族的特殊政策,鼓勵各民族混居雜居,主張「制度性通婚」,強制推行普通話(漢語),取消民族學校等,這些主張現在已成為中國政府的政策並在整個西藏強行推行中。

2012年,由於人民對中國政府合併鄉村學校的政策表達了強烈的不滿,中國國務院雖然改變政策,允許鄉村小學保留一年級到三年級的學生原則上不寄宿,就近走讀上學。但到了2015年,一紙通知,推行各民族學生「學習在學校,生活在學校,成長在學校」的政策,並出台各種實施細則,據不完全統計,到2019年,整個西藏地區百分之七十八以上的學生已被納入到寄宿學校中。

2021年8月,中國教育部發布對學前兒童普通話教育「童語同音」計劃的通知函,規定在第十四個五年計劃中,「民族地區、農牧地區學前兒童逐步具備基本的普通話交流能力,為進入義務教育階段奠定良好語言基礎。」

中國政府通過在西藏農牧地區設立幼兒園,強制推行寄宿學校制度,從托兒所到大學為止強力推廣漢語文,從而使西藏兒童與傳統的宗教文化完全相隔絕,若再過三~四個的五年計劃時期,其結果思之令人毛骨悚然。

同時,藏族自治地區招收公務員的過程中,已經取消了對藏語文的考試,漢語文考試成為唯一的選項。

中國政府的這一系列政策都是在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的旗號下推行的,以此有計劃地剝奪了西藏人學習傳承藏語文的機會,扼殺西藏人使用藏語文的空間和環境,不僅直接違背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民族區域自治法》賦予西藏等各少數民族發展和使用本民族語言文字的權利,而且也是對2018年9月在中國長沙召開的世界語言資源保護大會宣言、聯合國原住民族權利宣言、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中國政府簽字認可之宣言或國際公約的肆意踐踏。

我們尊重中華民族,也推崇中華民族悠久的傳統文化,但並不認為我們是其同一的組成部分。西藏民族被認為是由原始六姓氏所繁衍的後代,認為西藏文化是深受雍仲苯教和佛教的影響而形成的獨特之文明傳承。

我們尊重《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因為該憲法明文規定了各民族一律平等的原則,並在一定程度上保障了少數民族的各相關權利。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擁有憲法解釋權的全國人大常委會竟然為了推廣漢語文,而於2021年12月下令取消與使用民族語文教學的相關規定,此舉是公然背棄或曲解中國《憲法》相關原則的行為。

中國政府如果希望西藏人民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產生真正的認同,則該正視藏漢民族自有史以來就比鄰而居、互利互助、和睦相處之歷史,同時要尊重《憲法》明文保障的有關包括西藏民族在內的各少數民族權利的原則內容,停止或改變踐踏西藏民族最基本權利,企圖滅絕西藏民族的相關政策,放棄令藏漢民族相互產生怨恨的言行與政策,尊重並接受西藏民族提出的合理訴求。

目前的西藏,以建設鐵路、公路網、機場、水庫、自然生態保護園區等的名義,迫使西藏農牧民搬遷異地,強行改變他們的生存環境和空間,或以農村剩餘勞動力轉移為名推動人口異地遷移,藏人學生被安排到中國的企業打工,以民族團結家庭的名義鼓勵漢藏聯姻等,正在日益加緊地推行各種促使西藏民族漢化的措施和步伐;同時干涉轉世尋訪認證、控制寺院和僧侶,限制僧侶學習佛法經典或行動自由,並以藏傳佛教中國化為名,從去年開始禁止在網絡上介紹或收看佛法內容,摧毀章果(爐霍)寺所屬的佛像和轉經輪、強行下令關閉卡瑪寺,作家果•喜饒嘉措等知識分子、教師、學生和權利活動人士持續遭到逮捕,摧毀在中國本土的藏傳佛教佛堂或寶塔,以及拆毀或塗抹掉具有藏傳佛教或西藏風格的圖案文字等亦有媒體持續不斷的報導。

藏人行政中央秉持「中間道路」的政策,期待與中國政府就西藏的未來舉行和談,並能夠達成彼此都能接受且互利雙贏的解決方案。基於解鈴還須繫鈴人的道理,呼籲中國政府停止或改變現行的錯誤政策,為和解創造機會。我方已隨時準備在平等、相互尊重、善意互利的原則下,為達成持久解決的方案而做出努力。

做為境內藏人同胞的自由代言人,在西藏問題未得到解決之前,我們將繼續竭盡所能地做好代言的角色,並鼓勵西藏青年人為主的「藏人誌願遊說團體」隨時隨地向各自國家的政府、議會、智庫、媒體等揭露中國政府在西藏境內毀滅西藏民族特性,剝奪藏人最基本權利的事實和殘暴的政策,以尋求國際社會的關注和支持。

不論中國政府的殘暴政策如何凶悍,西藏境內同胞表現出的盡力盡責地傳承和延續本民族的宗教、文化、語言文字和傳統風俗、以及保護生態環境時的堅定決心和信心,是我們流亡藏人信念的堅強依托。境內藏人所承受的責任不僅是做為人類與生俱有的權利,而且也符合中國的《憲法》,因此,堅定不移地爭取和維護本民族特性和權益是極為重要的。我們呼籲所有境內外的西藏人,要正確認知中國政府正在推行的毀滅西藏文化之政策,從而為維護本民族本體特性而加倍地做出努力。

流亡藏人在達賴喇嘛尊者的領導下,藏人行政中央的效能強化和流亡社會的發展成果等是有目共睹的。

聞知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女士將於今年五月計劃視察新疆等地,我們期待西藏也能列入視察的行程中。

媒體報導現年26歲的著名西藏歌手慈旺羅佈於2月25日在拉薩的布達拉宮前自焚殉難。但由於中國政府的嚴密控制,尚未看到有關他去世等消息是否確實的信息來源,我們祈願三寶慈悲加持佑護該年輕人。在西藏或西藏民族目前正面臨存亡絕續的這一關鍵時刻,每一個忠勇義士的失去對西藏民族而言都是永遠無法彌補的巨大損失,因此,我們呼籲每一個西藏人珍惜其寶貴的生命,並將生命的全部能量用來為西藏的政教事業服務,爭取做出更多的貢獻。

今天,我們是在烏克蘭遭受入侵的戰火濃煙中舉行這一紀念集會的,我們要哀悼所有因戰爭而失去生命的個人,並對受傷人員以及流亡的二百餘萬名烏克蘭民眾表達我們深切的同情,祈願世界早日擺脫疫情與自相殘殺的衝突和紛亂,祈願人類的所有成員都能享有和平、安寧、慈悲、幸福與文明!

藉此機會,對於過去的六十餘年來始終如一地庇護和援助流亡藏人的印度政府和人民,以及其他對西藏友好的國家、支持西藏的團體和個人表達我們最真摯的感謝。對美國政府最近任命西藏問題特別聯絡員的舉動表示感謝,我們期待各友好國家基於對西藏真實歷史地位的認知,支持通過和談解決西藏問題的中間道路政策。

最後,恭祝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尊者長久駐世,早日實現其宏願,祈願西藏的正義和自由早日實現!

藏人行政中央(噶廈)
公元2022年3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