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网络安全法将对西藏產生寒蝉效应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国际西藏邮报2016年11月10日达兰萨拉报导』英国伦敦 - 中国政府通过一项新法,将进一步限制互联网使用,对试图与外界沟通的藏人造成严重后果。

中国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星期一(11月7日)通过颇具争议的网络安全法,将于明年6月1日施行,藉此打击北京所谓日益增长的骇客和恐怖主义威胁,但备受国际社会、商业团体和人权团体严厉的批评。

新规则是由中国的橡皮图章议会批准的,将于明年夏天生效,这是中国更广泛努力的一部分,进一步明确如何管理国内互联网。中共官员说,这些规则将有助于阻止网路攻击,也有助于防止恐怖主义行动,但批评者说,规则将进一步侵蚀互联网自由。商业团体则担心,法律中的某些条款——比如要求金融和通信等行业的公司接受安全检查、在国内存储数据的强制性要求——将让外国公司的运营成本更高,或让它们进不了中国市场。个人用户则必须实名註册才可使用中国的通讯服务。

中国「网路安全法」要求资料存境内、配合审查办案;但网路毕竟是个跨国界流动的服务,中国这部法律被批為是故步自封、走创新回头路、建立网路贸易壁垒的行為,中国过去因為「管制得少」而蓬勃发展的网路產业,日后也可能因為此法而绑手绑脚,其他外国网路企业更不敢踏上中国土地。

该法同时也明文禁止被视為「危害国家安全」、「煽动分裂国家」或「破坏国家统一」的个人使用互联网。该法第二十条的说明:任何个人和组织使用网路应当遵守宪法法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危害网路安全,不得利用网路从事危害国家安全、荣誉和利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煽动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统一,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宣扬民族仇恨、民族歧视,传播暴力、淫秽色情资讯,编造、传播虚假资讯扰乱经济秩序和社会秩序,以及侵害他人名誉、隐私、智慧财產权和其他合法权益等活动。

这些规定对于边缘化社区尤其危险,例如经常遭中共当局贴上分离主义者的藏人。来自GreatFire (GreatFire.org是一家监控中华人民共和国防火长城封锁状况的非营利组织,以及帮助中国大陆网路使用者绕过中国网路审查和封锁的工具站)的查理.史密斯(Charlie Smith)向《国际西藏邮报》(TPI)表示:「中国真的只是从美国指南中找了一页 – 例如,我们可以用恐怖主义的名义做任何事情。中国解释『恐怖分子』的定义非常广泛,并且将这样的措词,為那些他们所认為是导致『动乱』的西藏身上。」

能够翻墙、绕过中国目前互联网限制的藏人,才能提供最近中共残酷镇压的证词,以及罕有的画面,包括在採矿现场抗议的视频,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Larung Gar)遭遇破坏的图片。但增加对互联网活动的监控和与服务提供商合作,恐意味著共享信息将变得比以往更加危险,特别是继续擅自定义恐怖主义或分离主义。

「随著这项新法的通过,世界担心中共当局未来将要对西藏和藏人採取的行动。」史密斯继续说,「该法将受到许多人广泛的解释,并且绝对会被用在压制、不仅是西藏异议人士,也会用在每天压制西藏文化和身份认同的自由表述。寒蝉效应也将降临到西藏人民身上,自我审查和抗辩共享他们认為可能被中共当局解释為颠覆性的图片或视频。」

网路监控一直是一个全球性问题,因為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外判技术员爱德华.史诺登,因于2013年6月在香港将美国国家安全局关于稜镜计划监听专案的秘密文件披露给了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遭到美国和英国的通缉。

此后,这些国家的政府试图让这种形式的监控合法化,称之将可防止恐怖主义,让大眾更安全。但是多个研究计画表明,大规模监控在预防犯罪方面是无效的,从未发挥阻止恐怖攻击的作用;而事实上,致使情报机构获得的情报变得如此不堪,并在预防犯罪方面越形困难。

英国政府希望尽快通过与中国新法有许多相似之处的法案,包括要求公司与情报机构合作。埃里克.金(Eric King)是英国最具影响力的组织之一「不要监视我们(Don't Spy on Us)」组织的负责人,他在5月份时即表示:「英国政府应该在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和通信安全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為一些独裁者和世界各地提供榜样。」

2015年底,西方政府在其危险前例的背景下,试图批评中国实施新的间谍法。北京回应指责西方的虚偽和「双重标准」,他们也要求公司配合进行反恐监控。

史密斯补充说:「史诺登洩密效应,『我不在乎监视,因為我没有什麼可以隐藏』的态度在西方社会普遍存在,许多中国人也具有这种态度,我不知道美国有多少异议人士,由于网路监控而『失踪』;但在中国,这种情况每天都在发生,甚至这些人的家人亲友,也难逃中共的恶劣手段。中共当局利用科技继续在中国进行侵犯人权的暴行,随著这项法案的通过,在习近平领导下、局势恶化恐将变得更难以想像。」

「自由西藏」约翰琼斯表示,西藏境内已受到多次限制互联网的镇压行动:「今年4月份中共当局突袭网吧,正利用微信讨论藏人大选的几名藏人被捕。中共為防堵关于西藏发生事情的真相流出,大量投资自己的媒体,专事宣传吹捧中共在西藏做得很棒的事情。」

约翰琼斯也补充说,新的网路安全法,最重要的方面、将是中国如何选择执行:「如果一项新法只是简单地输入更严厉的惩罚来吓阻藏人,那麼许多人也将无视这项新法;他们不承认中共当局的合法性,他们也准备承担反对中共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