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陷阱?

Typography
  • Smaller Small Medium Big Bigger
  • Default Helvetica Segoe Georgia Times

2015年3月,中國對外發布“一帶一路”合作倡議,其中對西藏的定位是“推進西藏與尼泊爾等國家邊境貿易和旅遊文化合作”。 2015年8月召開的中共第六次西藏工作座談會進一步指出,要將西藏打造成為中國面向南亞開放的重要通道。

一時間,中共在其御用媒體上大篇幅鼓吹西藏加入一帶一路的“美好前景”。至2019年,更鼓吹什麼“中國與南亞合作共建新時代高原絲綢之路”。不僅如此,中共還廣泛動員境內藏傳佛教界僧尼,探索所謂“藏傳佛教在服務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作用”等等。

然而,中共無論如何吹噓其美好願景,都掩蓋不了所謂“一帶一路倡議”給西藏和亞洲,特別是南亞國家將帶來怎樣的災難。筆者總結其為“禍藏亂亞”,即“禍害西藏,搞亂亞洲”。

什麼是禍害西藏?

首先我們從西藏的經濟狀況和資源狀況來分析。西藏資源豐富,而中國在一帶一路南亞沿線國家投資基礎設施建設,必然使得中國企業的資源消耗量提升,其結果必然是加大對西藏高原資源的掠奪。中國加大西藏農牧民所謂“易地扶貧”搬遷力度,也是將牧場重新徵收為國家實際控制,以利於中國駐藏企業對資源的掠奪。西藏的許多礦產與神山,牧區高度重合,離開了神山,離開了祖祖輩輩賴以生存的牧場家園,中國企業掠奪西藏資源來服務一帶一路時,便不會遭遇任何阻礙。其結果便是,西藏牧民重新變成了被監控和被掠奪的受害者,西藏生態環境遭到破壞。而藉一帶一路項目大賺西藏財的是駐藏中國國企,央企。此謂“禍害西藏”。

何謂“搞亂亞洲”?首先,中國企圖以一帶一路加強對南亞沿線國家的控制,從財政上給它們國家的政府帶來了沉重的負擔,使泛喜馬拉雅國家的政府深陷債務陷阱。這一點,不是中共在藏殖民統治的衛道士朱維群之流所說的“西方某些人總愛戴墨鏡耍酷”,連這些國家自己的媒體也痛恨中國的經濟滲透。去年中國防長訪問尼泊爾時,尼泊爾英語媒體《尼泊爾24小時》(Nepal 24 Hours)電視台指出,中國防長對尼泊爾的訪問意在干涉尼方內政。除了早前中國駐尼泊爾大使侯艷琪被指責親身活動,促進尼共的內部“和諧穩定”之外。該電視台還在報導中指出,中國的“一帶一路項目”,其收取外國的利率偏高,並且目標在於使尼泊爾脫離對世界銀行(World Bank)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依賴。中國大使館還事無鉅細地干涉尼泊爾的各種組織與活動,以蒐集情報 。

民心的指向,也說明了一帶一路的不得人心。中國在一帶一路支持的政權都是腐敗的。在這一背景下,很難達到習近平所說的“民心相通”。 2020年11月末開始,尼泊爾首都加德滿都爆發反對親中的尼共當局,要求恢復2008年以來被廢除的君主制大遊行。筆者看到日文資料,日本時事通訊社網站報導稱,遊行的原因是民眾難以忍受尼共當局的腐敗。有58%的尼泊爾國民受訪表示“過去一年間腐敗增加了”,加上當局對新冠肺炎疫情的處置失敗,檢查費為2000到4000尼泊爾盧比,給這一亞洲最貧困的國家民眾帶來了沉重的負擔。更可恨的是,尼泊爾官員還藉疫情肥私。

此時,西藏自治區的官員以及“斷交部”(中國網民對外交部的戲稱)不但不反思自己長期用一帶一路對這種腐敗政府後援所帶來的惡果,反而加強與其合作,近日中國“疫苗外交”,尼泊爾也在被援助範圍內,首先是中國產疫苗有效程度極差,其次是中國疫苗會給尼共再一次肥私的機會。一帶一路輸出的經濟殖民與劣等產品,沿線國國民何以不恨中國?

再有,西藏雖然是互聯網自由度最差的地區之一,但當局絲毫不掩飾其將網絡監控輸出至國際的野心。據媒體此前報導,西藏已建成面向南亞的數據中心。可想而知,當南亞國家的數據流通經過了中國嚴密監控下的西藏,這些國家的資訊安全將受到怎樣的威脅?

西藏服務一帶一路也是中共粉飾殖藏政策的方式,中共企圖利用宗教的對外交流來加強對南亞普遍信仰佛教國家的公關,來遮掩發生在中共統治下的人權侵犯。當局之所以動員境內西藏宗教界探索服務一帶一路的方法,讓宗教服務政治,根本原因是,他們擔心達賴喇嘛在南亞佛教徒當中影響力越來越大。

西藏服務一帶一路並不是為南亞尋求合作共贏的道路,而是開啟禍藏亂亞之路。

語言翻譯

afsqarhyazeubebgcazh-CNcsdanlenettlfifrglkadeelhtiwhihuisidgaitjakolalvltmkmsmtnofaplptrorugdsrskslesswsvthtrukurvicyyi